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帝国-魔性之女】》

《【帝国-魔性之女】》 - 《【帝国-魔性之女】》



《【帝国-魔性之女】》


正文 【帝国-魔性之女】(上)

   

    作者:洛奇

    「灾厄之黑。

    流传自古老的寓言,黑髮黑瞳,召唤不详的存在,唱响了绝望,引导了终末,

    灾之瞳,厄之翼,于无人知晓时,自遥远走来」

    她又一次在梦中出现,

    然而,少女不认识她,不了解她,甚至,无法看清她,

    模糊的身影,优雅的身形,一举一动,宛如舞蹈,

    通过她的瞳,少女看到了冷漠,犹如喀斯沙漠的荒凉,一片死寂,

    梦幻的羽翼,染满堕落的色彩,纯粹的黑色,蛊惑了人心,引诱人踏足深渊

    的下坡路,

    绰约的身影缓缓的转来,就在彷彿窥视到巴尔扎克之手(巴尔扎克之手:罗

    丹在完成巴尔扎克的雕塑后,他的学生称讚,「老师,这双手太完美了。」

    罗丹沈思之后,毅然用斧头将雕塑双手砍断,「这双手太完美了,它有了自己

    的生命,不再属于这个雕塑的整体了。」)的瞬间,少女被惊醒了。

    刚从浑噩中醒转的思绪有些迟缓,但少女仍旧发觉了某些异常,身体有些沈

    重,是因为劳累?

    可是很快,少女意识到了一个令她毛骨悚然地事实。

    身体的沈重是因为有物体压在了少女玉体之上,是一具坚实、炽热、充满异

    性气息的躯体,而逐渐复甦的思绪也捕捉到了更多的信息,来自下体的充实感,

    胸部的饱涨,以及遍及全身的酥软,无不说明一个事实。

    少女正在被某个男性所侵犯!

    「你是谁?」

    少女的脸色变得苍白,残酷的事实让她难以接受,犹如无助的小鹿般发出了

    泣鸣。

    听到少女的声音,正埋头于少女胸部吸允一对雪白玉乳的男人抬起了头,这

    个男人一头曲度明显的青色短髮,双颊显得苍白,却并非少女那种惊恐的苍

    白,而是声色犬马纵慾过度的无节制,所以苍白之下,还有着一道淫慾的浅红,

    使得男人儘管容貌俊朗,却因此打了几分折扣。

    「美人,感觉爽不爽,本爵早就说了,本爵会让你欲罢不能,永远忘不了本

    爵大屌的滋味的!」纵慾的男人大声笑道,显然没有注意少女说了什幺。

    说罢,他贪婪地嗅了嗅少女髮丝间的香味,同时更加有技巧地耸动着下体。

    少女眼中的恐惧之色并未消褪,同时一股迷茫也出现在她的脸上,没能知道

    这个侵犯自己的人是谁,但同时也有了更大的疑问

    自己是谁?

    随着感官的完全复甦,性爱的快感也一併袭来,纵慾男人的确有着出色的技

    巧,九浅一深地抽插加上他双手不断玩弄乳头、耳垂等敏感点,令少女在悲鸣之

    时又羞耻地感受到了舒服、快乐更令她慌张的,这一波波的情慾浪潮似乎撕

    碎了她的记忆,她的忆全然是一段段支离破碎的片段,就连自己的名字也想不

    起来。

    「极品!真是极品淫穴,本爵玩了这幺多女人,却没有哪个小屄能让本爵这

    幺爽,不愧是格林特,帝国有名的美人!」

    熟悉的名字唤起了少女的某些零散记忆,然而还来不及拼凑起这些碎片,对

    方的猛地发起一次冲击,少女娇嫩迷人的阴道无法阻止龟头的狰狞突入,让他势

    如破竹顶入子宫口附近。

    「啊!」

    玉体最深处被开发的刺激让少女一时间失去了理智,樱桃小口第一次发出了

    娇媚的呻吟,听到这声娇吟并感受自己龟头的触感,男人眼中闪过一丝邪性的笑

    意,他停下了抽动,而是死死地将龟头顶在少女的子宫口,然后屁股缓缓研磨起

    来,令肉棒在少女的最深处匀速转动着。

    「啊啊不,我受不了啊啊!」

    少女的双眼渐渐失去了焦距,身体不停战慄的同时,修长如玉的美腿不自觉

    夹住了对方的腰部,彷彿希望对方能够在进一步,突破如那个火热、诱人的深处,

    让他带领自己达到那触手可及的天堂。

    看到少女因性爱而失控的举动,男人得意且兴奋的大声道,「求我啊,想要

    就求本爵!贱人,就算你姓格林特又如何,本爵就要狠狠地干你这个格林特家的

    小贱人!」

    格林特?彷彿一道灵光闪过,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少女的记忆忽然定

    格在了一瞬。

    对了,我是丹丽安·格林特

    是这个侵犯自己的家伙,休伊·坦宁斯的新婚妻子。

    残酷的现实击碎了少女的心,在休伊·坦宁斯愈加近乎无情地姦淫下,她闭

    上了那双充斥着绝望的美丽紫眸

    坦宁斯,当今帝国除皇室外最受瞩目的三姓氏之一,坦宁斯先祖随着第十三

    任帝国皇帝崛起后,历经三代,令坦宁斯站在了帝国贵族的最前列。

    帝位仅此一个,而觊觎此位的皇室之人则远不至此,为了登上那个最为尊崇

    的座椅,皇室人无所不用其极,排除异己,为自身铺路。

    而臣子的选择,决定了他们能否跟随在最终的胜利者身后,一步天堂一步地

    狱。

    坦宁斯先祖是名副其实的人杰,在争夺皇位的诸位皇子中,他将家族的命运

    压在了实力只能算一般的第十三任皇帝身上,而后也证明,帝国第十三任皇帝有

    着极深的城府与莫大的野心,在坦宁斯以及其他支持者的支持下,他一步步剪除

    其他皇子的威胁,成为了最后的登顶者。

    坦宁斯也因从龙之功,获得了数倍于他豪赌的利益,而后又经过三代人的细

    心经营,在帝国的政治系统中越走越远,成为如今帝国数一数二的大贵族。

    有胜利者便有失败者,第十三任皇帝的登顶,无情地刬除了曾经与他竞争皇

    位的皇子们,而那些皇子身后的支持者,也或大或小地受到了打击。

    格林特就是其中之一,曾经也贵为一流家族的格林特家族,由于第十三任皇

    帝的登基,开始受到了全方面的压制。皇帝陛下不会一下子屠灭这些曾把持帝国

    事务、为帝国做出贡献的家族,但令衷心于自己的家族取而代之却是显而易见的,

    所以,同样历经了三代人,坦宁斯家族越发雄壮,而格林特家族则在排挤下日益

    艰难,如今已然掉落到堪堪三流的位置,虽然还怀有身为大贵族的历史韵道,但

    往日的荣光已然不在照耀着这个曾经辉煌的家族。

    犹记得,足之虫死而不僵,格林特家族儘管日渐衰落,却没有人会忘记,

    这个被记载在开国历史上的名字,也没有人敢确定,什幺时候格林特又会捲土重

    来,所以在对待格林特家族问题上,帝国人保持了一种诡异的平静,除了那些姓

    坦宁斯的人。

    坦宁斯对格林特的仇视,在坦宁斯先祖时便已存在,历经三代时间,恐怕后

    人也搞不清先祖为何对格林特有着满腔怒火,但厌恶与敌视的心理却埋在坦宁斯

    后人心中。对于将名字铭刻在开国历史上的格林特,坦宁斯在没有皇权的全力支

    持下,就无法彻底打倒对方,而帝王权术也不会让皇室坐出这样的决定,因为平

    衡才是他们所重视的,故而坦宁斯只能一次次压制格林特,让对方难以翻身。

    这一次,坦宁斯又在格林特家族深深地割了一刀。

    丹丽安·格林特,格林特家的小女儿,年仅十六岁,却有着闻名遐迩的花容

    月貌,

    休伊·坦宁斯,现坦宁斯公爵,克劳福·坦宁斯的嫡子,以二十岁年龄便凭

    借坦宁斯如日中天的家势,受封帝国男爵,成为帝国中拥有爵位的少数年轻人之

    一。

    生性单纯的丹丽安·格林特,贪花好色的休伊·坦宁斯不,不须在说两

    者之间的别,但是格林特的孩子被迫嫁到坦宁斯家,就已经是格林特的莫大羞

    辱,但衰弱的格林特在近乎达到权势巅峰的坦宁斯面前,失去了所有的动权,

    更因为格林特之前所犯的一个错误,让其完全陷入家族或女孩的两难选择,而这

    个选择,注定只会有一个答案,因为家族是不可能为个人而牺牲的

    最终,帝国有名的花花公子迎娶了格林特家族的掌上明珠,克劳福公爵露出

    了胜利的微笑,而格林特家族则舔舐着伤口、燃烧着仇恨的怒火。

    两名女僕轻轻地走了进来,没有敲门,因为她们知道休伊·坦宁斯男爵早已

    离开,房间中只留下那位格林特家的折翼少女,儘管是男爵明媒正娶的娇妻,但

    她们知道,从踏入的那一刻起,坦宁斯家的府邸就成为了囚禁丹丽安的牢笼,成

    为少女无法醒来的噩梦

    伊莎和温丝顿,穿着相同黑白女僕装的她们,从今天开始,便是丹丽安的贴

    身女僕,贴身的服侍、照顾但最重要的却是监视,她们是坦宁斯为丹丽安套

    上的第一道枷锁。

    放下手中的水盆和毛巾,将遮挡整个房间的瑰色窗帘拉开一道缝隙,放进了

    光亮又不至于让光线太过强烈,整个过程,受到过严格女僕教育的伊莎和温丝顿

    没有发出一丝的声响,直到把包括着衣在内的一切都準备好后,伊莎和温丝顿才

    来到了床边。

    「丹丽安小姐。」

    温柔地喊出了可人儿的名字,伊莎与温丝顿眼中均闪过一丝迷醉。

    她们并非第一次见到丹丽安,但每一次看到这位她们贴身服侍的对象,两名

    少女都不可避免地产生惊艳之感。

    深紫色的床铺上,少女金色的髮丝散乱地洒落在上面,精緻的睫毛犹如透明

    的蝶翼,微微颤动中带着别样的柔美,晶莹剔透的雪肤,娇嫩的粉唇与小巧可人

    的琼鼻恰如其分地点缀其上,娇俏可爱,美丽动人,这令人窒息的美貌无愧于少

    女在帝国久久传扬的美名。

    伊莎的眼神变得有些朦胧,但女僕的责任感阻止她进一步沈迷,望了望同样

    有些忘乎所以的温丝顿后,伊莎俯下了身体。

    「失礼了,丹丽安小姐。」

    轻轻地说出歉意的话语后,伊莎掀开了盖住丹丽安小半身体的淩乱被单。

    当丹丽安赤裸的娇躯完全呈现在眼前时,已经有所準备的伊莎与温丝顿仍觉

    得心脏似乎漏跳了一拍。

    深紫色的床单越发衬托出少女的冰肌玉肤,胸前那对迷人的酥软玲珑有致,

    不比熟女那般丰满,却与少女仍显青涩的身体组成了完美的曲线,令看着不禁心

    神蕩漾;纤细的玉臂微微上,一双柔软无骨的小手攥住了胸口,娇弱的姿势令

    人女僕们升起无可抑制的保护欲,令她们怜意大起;一双完美修长的玉腿更是紧

    紧地併拢,泛着光泽的莹白小腿交叠在一起,可爱有人的脚趾彷彿水晶葡萄般,

    让人不由产生一口吞下去的慾望;但最惹人注意的还是少女的肌肤,丹丽安吹弹

    可破的雪肤上遍布着触目惊心的爱痕,那是坦宁斯男爵发洩兽慾证明,偏偏这些

    痕印没有损伤少女这无比动人的玉体,反而为丹丽安增添了一份兰花逝矣的凋零

    之美。

    她是彷彿走出神话的精灵,却沾染了凡尘的气息,在纯洁无暇中嵌入了几分

    堕落之美,任谁都不会怀疑,丹丽安将来必定倾城倾国,即便如今尚未发育完全,

    却依旧有魅惑众生的能力。

    虽然丹丽安的美足以俘虏伊莎和温丝顿的心,但身为坦宁斯的人,她们不得

    不遵照人的命令,在某些时候,甚至还要去破坏这份极致的美丽

    「小姐」

    低声呢喃了一句,伊莎闭上眼睛调节了一下自己略显激动的情绪,再次睁眼

    时,伊莎已经恢复到完美女僕应有的沈静与干练。

    女僕朝温丝顿点点头,在后者羡慕的目光中,伊莎洁白的双手按在丹丽安丰

    盈剔透的大腿上,然后她微微用力丹丽安柔弱的体质在这一刻体现无疑,只

    是稍稍遇到阻碍后,伊莎就顺利地打开了丹丽安的双腿,露出了少女幽醉迷人的

    娇嫩私处。

    经过休伊·坦宁斯一夜的征挞,丹丽安不光是晶莹地肌肤上遍布爱痕,少女

    曾经圣洁的美丽私处也受到了蹂躏,男爵的姦淫令丹丽安的美穴变得红肿,犹如

    粉红水晶似的阴唇更是被凝结的精液和淫水所侵染,偶尔还随着少女的呼吸,一

    翕一间流露几丝乳白色的精液。

    饶是伊莎与温丝顿定力过人,这一幕仍旧令她们呼吸猛然急促,这副淫靡的

    场景彷彿令她们看到了男爵是如何玩弄如精灵般纯洁的少女,看到了少女在男爵

    抽查下那混杂无助、享受与悲伤的表情坦白说,光是看到想到,女僕就有些

    蠢蠢欲动,若非同样身为女儿身,必会忍不住侵犯这名少女,为她染上更多名为

    堕落的色彩。

    待伊莎分开了少女的美腿后,温丝顿将一条毛巾沾湿,然后擦拭着少女美妙

    私处留下精斑和淫液敏感处被异物碰触的感觉令丹丽安有了反应,蝶翼般地

    睫毛扑扇几下,她缓缓地睁开了那双清澈无垢的紫色眸子。

    「早安,丹丽安小姐。」

    女僕们恭敬问候道,但手上的动作并未停止,伊莎继续压着丹丽安的滑嫩的

    大腿,温丝顿也取过第二条毛巾,接着清理男爵留在美少女身上的汙秽。

    「早安。」

    丹丽安的看上去还未完全清醒,精雕玉琢的小脸上带着茫然,呆呆地盯着天

    花,但印在骨子里的良好教养却令她本能地做出了答。

    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少女纯净的紫眸中不再是缺失神采,昨晚被坦宁斯姦淫

    的画面渐渐在脑海中复甦,一抹挥之不去的惧意顿时涌入眼底,直到意识到那个

    她排斥的男人已经不在房间,丹丽安的心情才慢慢平静,庆幸休伊·坦宁斯的离

    去,又为自己的身不由己而深深的哀伤。

    是的,丹丽安的记忆正在逐步恢复,虽然恢复得并不完全,但有关自己家族

    和坦宁斯所发生的事,丹丽安已经完全记了起来。

    然而想起了前因后果,丹丽安的心彷彿沈到了海底,面对咄咄逼人的坦宁

    斯家族,格林特别无他选,只得牺牲了少女换取对家族的保护,这意味着,那个

    曾经的格林特家的明珠丹丽安·格林特,将成为坦宁斯男爵的玩物。

    突然,沈浸在悲伤中的丹丽安发觉一个热热的东西钻进了她的小穴之中,想

    抬起身子看看发生了什幺,娇小的身躯却提不起半分力气,昨夜疯狂的性爱搾乾

    了丹丽安的力气,体质柔弱的她还没能恢复。

    这时,温丝顿似乎看透了丹丽安的心思,棕髮女僕小心翼翼地扶起了丹丽安,

    然后跪坐在丹丽安身后,让少女能够斜倚着她,然后又取过一条毛巾擦拭起少女

    的玉体,而丹丽安则愣愣地看着另一位女僕。

    伊莎,这名留着银色短髮女僕正在用红红的小舌头亲吻着丹丽安的阴唇,先

    用唾液染湿毛巾没有擦净的淫痕,再用舌头仔细地舔去。仍然红肿的阴唇看起来

    惹人怜惜,所以伊莎的动作极为温柔,这种温柔也传递到了丹丽安的身体上,与

    之前坦宁斯男爵的粗野完全相反,温柔的爱抚也令丹丽安一阵恍惚。

    舔过了丹丽安纤美的阴唇后,伊莎伸出了修长的食中二指,轻轻分开了那两

    片诱人的唇瓣,露出了粉嫩无比的蜜壶入口,没有丝毫的犹豫,伊莎再次突出丁

    香小舌,灵巧的钻入了那个令人如癡如醉的绝美小穴。

    阴道被舌头入侵使得丹丽安发出了压抑的轻哼,而伊莎的感受却更为震惊,

    刚刚钻入少女的蜜壶,伊莎的舌尖就被阴肉紧紧地挤住,越是深入舌头,受到的

    挤压和阻碍便越大,这个过程中,伊莎竟产生了一种诡异的兴奋感,为能够入侵

    这娇美神秘的小穴感到说不出的畅快。

    等到小舌进入了大半,伊莎的感受更是强烈,被丹丽安紧致的美丽小穴紧紧

    挤压的同时,粉嫩的阴肉还彷彿拥有意识般,不断吸允按摩着伊莎的舌头女

    僕不难想像,若是一个男子进到这个美妙的蜜壶,等待他的会是何等美妙的享受!

    丹丽安小姐不仅有着绝美的容姿,还有着令人无与伦比的名器,伊莎暗暗想

    道。

    伊莎的丁香小舌在丹丽安的蜜壶中来来刮着残留其中的精液,偶尔碰触

    到丹丽安的敏感点,便让少女的娇躯一阵战慄,尤其伊莎将红唇完全覆在丹丽安

    的穴口,用力将阴道中的精液吸允出时,少女更是产生一种媲美高潮的错乱感。

    而吸允出丹丽安身体中残留的精水混物,伊莎便微微扬起秀美的脖颈,毫

    不犹豫地嚥了下去,看到这幺一幕丹丽安一下羞红了脸颊

    随着伊莎一次次重複的舔舐与吸允,丹丽安慢慢进入了状态,隐约间似乎又

    看到了那抹代表肉体之乐的白光

    究竟,她在坦宁斯家的命运会是怎样的名为丹丽安·格林特的少女,在

    快感与迷惘之中,越陷越深

正文 【帝国-魔性之女】(下)

    作者:洛奇

    26/4/3发表

    坦宁斯家族是出了名的奢华家族,就好比城堡中的浴池,地面铺的是来自东

    德鲁的最上等玉石,泉水的喷水口是大师级的精美雕刻,照明用的灯盏都是产自

    远方辛纳斯克地的琉璃石。

    此时,华贵胜似宫殿的浴池中,氤氲的雾气缭绕,雾气中隐隐传出丹丽安·

    格林特的声音,这是女僕们最近已熟悉的呻吟声,但无论多少次,女僕们都不禁

    为这婉转妩媚清丽如雨的声音所陶醉格林特家小公紫眸微闭,秀丽的金髮

    湿漉漉地贴着肌肤,晶莹如玉的脸颊布满情慾的瑰红,纤细迷人的玉腿分开,跨

    在一个躺倒的男奴身上,粉嫩欲滴的美穴被男奴的阳具深深插入不住地顶弄,完

    美无瑕的娇躯随着身下人的动作而摇动、颤抖,看得一众女僕面红耳赤,春情涌

    动。

    「呦喝呦喝喝喝呼」

    或许是丹丽安的小穴过于美妙诱人,这名头罩皮革套,早已被佩普罗娜调教

    完毕,除了听从命令已完全失去思维理智的男奴,竟然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嘶吼声

    ,透过头套断断续续地传出。

    「让肉具安分点,别惊扰了丹丽安小姐。」

    正用口舌温柔服侍丹丽安玲珑鸽乳的伊莎抬起臻首,眼中闪过一丝厌恶,直

    到目光再次到丹丽安身上,银髮女僕的神色才重新充满柔情。

    啪啪,得到伊莎的吩咐,一旁的温斯顿毫不留情地挥动手中的皮鞭,重重地

    落在男奴头上。

    然而出乎女僕们的意料,惩罚的鞭笞不仅没有控制住显得异常的男奴,反而

    起到了某种刺激作用,男奴的嘶吼声变得更重,之前有节奏的律动也变得狂乱,

    粗野的沖顶不可避免地顶痛了丹丽安,使得金髮少女婉转的呻吟中夹杂上了吃痛

    的呜咽。

    「丹丽安小姐!」

    伊莎吃了一惊,但她的反应迅速,眼疾手快地抱起丹丽安,将少女柔弱的娇

    躯揽入怀中,避开了失控的男奴,怀中可人儿黛眉轻皱的模样看得银髮女僕怜心

    大起,这种怜惜瞬间又化为怒火,悉数落在男奴身上。

    「可恶!低贱的东西!该死的奴隶!」

    温斯顿同样感到愤怒,手中的的皮鞭一下又一下落在男奴身上,行刑用的皮

    鞭上在男奴身上製造了一道道血痕,看得人触目惊人,但这似乎并没有勾起温斯

    顿的同情心,依旧冷酷地抽打着对方。

    也许是被鞭子震慑,又或许阳具抽离丹丽安的小穴后失去了刺激源,男奴的

    狂乱随即平息了下去,但已经晚了,直到温斯顿一鞭抽中男奴硬挺的肉棒,强烈

    的痛楚刺激到神经,一股股浊液喷射而出,洒在男奴自己身上,与道道血痕交汇

    ,显得汙浊不堪。

    「扔下去,处理掉!」

    看到男奴的狼狈样,温斯顿甚至不愿用皮鞭抽打他,一句话便决定了男奴的

    命运,立即有两名女僕役把男奴拖走,按照女僕的指示去处理这个已失去作用的

    男奴,或许,对使人丧失自我,获得犹如行尸走肉的男奴来说,死亡反而是种解

    脱温斯顿对男奴的冷酷没有引起任何一名女僕的情绪波动,或许她们做的是

    地位并不高尚的服侍工作,但是,城堡中她们是服从命令任劳任怨的僕从,出了

    城堡则是代表坦宁斯家族的脸面,哪怕一位普通的女僕,其实际地位也高过不少

    经营有方的富商,只因为这个国家阶级分明、规矩森严。

    即便天生性格柔和的女僕,在进入坦宁斯后,受到氛围的熏染,受到佩普罗

    娜夫人的调教,也不免变得冷漠唯我,对外人尚且如此,何况地位甚至连贫民都

    不如的男奴,这些被佩普罗娜夫人一手训练出来奴隶,充其量不过一些春心放蕩

    的女僕的活体自慰工具。

    从佩普罗娜夫人决定调教丹丽安的那天起,男奴就和贞操带、木马之类的工

    具一样,为开发丹丽安而用。

    不过,佩普罗娜夫人使用这些男奴,却也因为调教对象的特殊而异常残酷地

    对待男奴射精是绝对不被允许的,一旦有违就被处死,即便没有违犯同样也

    逃脱不了被处理的命运,别只是时间的早晚。

    虽然如此消耗男奴显得浪费,但比起冰冷的性器具,异性活生生的性具更具

    效果,这点佩普罗娜夫人也承认,所以只要男奴起到该有的效用,她便认为是值

    得的,况且她也有信心在短时间重新调教一批肉具来补充损失。

    事实上,佩普罗娜夫人对丹丽安的调教是卓有成效的,金髮少女的身体变得

    渴求,精神逐渐顺从就好比现在,因为男奴的变故,丹丽安还没能达到高潮

    ,但美丽娇躯中的慾火已经熊熊燃烧,儘管心中的那点清明在告诫她这种堕落是

    可耻的,小穴的湿润和空虚却压倒了理智。

    「伊莎」

    丹丽安低声呼唤抱着她的银髮女僕,剔透的紫眸闪烁着丝丝媚色,「帮帮我

    」

    这精灵般的少女如泣如诉地诱惑犹如催情剂般,瞬间点燃了女僕的情绪,伊

    莎深吸一口气,将丹丽安的身体调转了一下后,不客气地印上少女的樱唇,而丹

    丽安的小舌头也欢快地缠了过来,滋滋的吸允声不断传出。

    忽然间,丹丽安的娇躯猛得一颤,原来银髮女僕也不是那幺老实,掠夺丹丽

    安粉唇的同时,伊莎的一只手轻车熟路地滑到了少女的后庭,在入口处稍稍旋转

    了几圈,细直的中指便在爱液的润滑下,一鼓作气地进入了丹丽安的嫩菊深处

    虽然后庭早已接受了佩普罗娜夫人的调教,可丹丽安的反应每次都犹如处女般

    敏感,难以抑制的呻吟脱口而出,却被银髮女僕紧紧堵住,最终无奈的化为一声

    闷哼。

   

    在丹丽安身后,温斯顿看着交缠地两人,发出了吃吃的笑声,很快,她的目

    光就被丹丽安因伊莎手指的逗弄、而不断轻摇的挺翘美臀所吸引,舔了舔唇畔,

    温斯顿从其他女僕手中取过一件性用具,那是一根由北方特产的榈木树脂加以其

    他工艺做成的双头龙!用嘴将双头龙两端分别顺润后,温斯顿分开双腿,将其中

    一端插入了自己的小穴,因观摩丹丽安淫戏早已瘙痒的阴道被填得满满的,棕髮

    女僕发出了悠长的歎息。

    「丹丽安小姐,我来咯。」

    在慾火的驱使下,温斯顿扶住丹丽安的纤腰,没有再多做爱抚,就这幺径直

    闯入了那片令人沈迷的粉色秘境。

    「啊啊?!」

    似乎是特意倾听丹丽安那酥软娇媚的淫叫,在温斯顿进入的前一刻,伊莎故

    意移开红唇,令浴场中蕩着那撩人心魂的呻吟。

    玉体难耐的少女与春情涌动的女僕普一结,顿时便将唱诵爱慾的乐章推向

    了高潮,作为唱的丹丽安,在技艺精湛的女僕的伴奏下,不断蕩漾于云间,追

    着云端上极乐的白光。

    「舒服幺丹丽安小姐,您的小穴一耸一耸的好可爱!」

    温斯顿卖力地挺动腰部,一下又一下,深深地插入丹丽安的身体。

    「丹丽安小姐,您的样子真美」

    伊莎则深情地与丹丽安接着吻,樱唇、粉颊、鹅颈和雪背,伊莎不住地在少

    女身上留下自己的印记。

    「啊啊,好涨下面满满的,好舒服,啊哈要来了,要来了啊啊

    」

    丹丽安忘情地享受着女僕们带给她的快乐,这与休伊·坦宁斯的淫辱不同,

    与佩普罗娜夫人的调教不同,与男奴无理智的侵犯也不同。

    同样是在慾海中沈浮,丹丽安却在伊莎与温斯顿身上,感受到了其他人所没

    有的爱意与温柔;同样被坦宁斯的阴影所笼罩,一直陪同着丹丽安的伊莎和温斯

    顿不禁对少女产生了情愫,相对的,丹丽安也对这座城堡中,唯二关心自己的女

    僕有了深深的依恋或许是本性的表露,又或许是严酷环境下的畸形情感,但

    当对像换成温斯顿和伊莎时,少女品嚐到了类似灵肉交的美妙快感,没花多久

    时间,丹丽安的快感便积蓄至巅峰,随时都能穿过云层,攀登至天堂!「咦,为

    什幺不要,伊莎,温斯顿?」

    然而,丹丽安没有等到那极致的快乐,在登顶的最后一刻,温斯顿突然从她

    身体中退出!丹丽安茫然无措地睁开眼,却看到伊莎脸色苍白地跪在一边,一同

    跪着的还有低垂着头、看不清表情的温斯顿。

    「你就这幺喜欢被插穴吗,格林特的小公。」

    一只水晶高跟鞋勾住了丹丽安的下巴,强迫她抬头,令她与声音的人

    佩普罗娜夫人对视。

    面对自己的梦魇,面对堪称自己恐惧之源的这个女人,丹丽安的娇躯不由得

    颤抖,就连熊熊燃烧的慾火也被浇灭了几分。

    「真是下流的表情,这就是以绝世容貌闻名首都的丹丽安·格林特?应该让

    帝国在子民好好看一下你的狼狈姿态。」

    佩普罗娜夫人抬了抬下巴,立马有随身女僕上前,摆正丹丽安的身体并掰开

    少女的双腿,「还有这淫蕩的身体,连卑贱的女僕都可以任意享用,格林特果然

    是一个以仁慈、博爱立身的高贵家族啊。」

    佩普罗娜夫人一边用言语刺激,一边坏心地将手指探入少女泥泞不堪的私处

    ,长长的指甲在内壁上来刮蹭,令丹丽安露出既苦闷又舒服的神情,尤其那双

    水晶般紫眸深处还透露着被辱及家族名誉的怒意,这令前者十分满意,佩普罗娜

    夫人要的就是这种顺从中潜藏反抗的矛盾之花身为‘冷艳女王’,佩普罗娜

    夫人的技巧无疑是高超的,丹丽安原本渐熄的情慾在佩普罗娜夫人的挑逗下再次

    高涨,甚至忍不住微微晃动柳腰配着佩普罗娜夫人。

    惭愧、羞耻、无助,但丹丽安的心此时完全无法违抗身体的意志,而佩普罗

    娜夫人的爱抚是一种不同于其他人的感觉,甜美疯狂中夹杂着冻彻骨髓的冰冷,

    欢乐中埋藏着痛苦,在精神上折磨着人,丹丽安深感恐惧的同时偏偏如染上毒瘾

    般,无法拒绝无法逃离。

    「啊啊,就是这种表情,我喜欢你现在的表情。」

    佩普罗娜夫人陶醉地欣赏着丹丽安淫靡的样子,「那幺,也该给你一点甜头

    了。」

    说罢,佩普罗娜夫人的手指快速地在丹丽安的小穴中抽插,一阵阵澎湃的快

    感沖刷着丹丽安的神智,不管抱着怎样的情绪,少女此刻已被情慾宰,为了那

    份近在眼前的极乐,丹丽安已经顾不上考虑别的,哪怕眼前就是堕落,丹丽安也

    唯有抱着绝望的心情去迎接。

    然而,佩普罗娜夫人恶质地笑了。

    「高潮?你以为我会给你吗?」

    她在丹丽安高潮的前一刻抽出手指,好整以暇地说道。

    这一下,丹丽安的理智有些崩溃,两次攀登到高潮前面,两次都戛然而止,

    在慾望之海反覆沈浮却不得救赎,这绝对是种残忍的折磨少女能感觉到,就

    差那幺近在咫尺的一线,之前所积蓄的空虚焦躁和瘙痒就得以发洩,可丹丽安无

    能无力,在佩普罗娜夫人的命令下,她的手脚被女僕们牢牢地把持着,彷彿又一

    次用事实说明,少女的一切都在女王的支配下,要她生则生,要她死则死。

    利用手段玩弄了丹丽安一番,得到部分满足的佩普罗娜夫人摇了摇手中的蒲

    扇,眼神貌似不经意地向后一瞥,「看够了没,我的公爵大人。」

    「我亲爱的夫人,你的手法果然如传闻中那般高超,连我也不禁看入迷了。

    」

    浑厚的嗓音在浴场中响起,穿过层层水雾,一个中年人身影慢慢清晰,来者

    身材不高,腆着大肚腩,留着八字鬍,略微滑稽的外表没有让在场众人感到一丝

    滑稽,甚至某些女僕还发起抖来在这座城堡里,除了佩普罗娜夫人,唯有一

    个人有这种迫人心弦的气场,帝国公爵,克劳福·坦宁斯。

    「你的确看得认真,」

    佩普罗娜夫人的丹凤眼瞄到了坦宁斯大公高高隆起的下体,似笑非笑地道,

    「你的身体很诚实地向我反应了这点。」

    克劳福·坦宁斯哈哈一笑,向前两步,与公爵夫人站在一起,视线落在秀色

    可餐的丹丽安身上,「格林特啊,铭记在帝国历史上的名族果然有其不凡之处,

    培养出来的子也如此优秀,如此的美丽、高贵、令人惊歎。」

   

    看似讚美的言语中充斥着恶意,越是贬低死敌家族,坦宁斯大公越是痛快,

    任何一个坦宁斯,都不吝于对格林特家族抱有最大的敌意。

    羞辱归羞辱,但克劳福·坦宁斯不得不承认,这个金髮小公着实出乎了他

    的意料。

    因为忙于政事,丹丽安被囚禁在坦宁斯城堡的一切事宜都是由佩普罗娜夫人

    操办的,坦宁斯大公与丹丽安的接触几乎为零,这次也由于佩普罗娜夫人的缘故

    才有此一观,进而公爵发现,他还真是从格林特家族中捞到了一块最名贵的宝石

    。

    彷彿带着光晕的金髮,眼波流转的紫眸,遗世精灵般的容颜以及浑然天成的

    玉体哪怕是阅女无数、自制力强大的坦宁斯大公,也在看到丹丽安时被她的

    无限春情所吸引,这名少女脱俗的韵味和高贵的出身,对于位高权重之人的吸引

    力极大,坦宁斯大公没有例外。

    看到男奴侵犯她,坦宁斯大公产生了对格林特家族的报复快感,看到女僕们

    和她的淫戏,坦宁斯大公则被撩拨起强烈的侵犯慾望,看到佩普罗娜夫人对她的

    戏弄,坦宁斯大公又充满了破坏美感的暴虐。

    看到坦宁斯大公眼中愈演愈烈的贪婪和急色,佩普罗娜夫人知道自己的调教

    成果得到了对方的认同,不禁脸露得色,然后亲自为坦宁斯大公褪下裤子,解放

    了憋得有些辛苦的阳具。

    「去吧,征服她、蹂躏她,让这个格林特永远只能跪倒在坦宁斯人的胯下,

    永远!」

    听到佩普罗娜夫人充满煽动性的话,坦宁斯大公也红了眼,低吼了一声,毫

    不留香惜玉地将丹丽安拉到身旁,抱起对方挺翘饱满的臀部,带着残忍带着胜利

    者的得意,将黑亮的肉棒直捅而入,贯穿了少女羸弱的身躯。

    「喔啊啊啊啊啊!」

    受到坦宁斯大公粗暴插入的刺激,被情慾折磨许久的丹丽安赫然达到了高潮

    ,脑海中一阵空白,少女既而发出极乐的尖叫。

    「唔!缩得这幺紧而且还在吸允,忍不住了!」

    坦宁斯大公也惊讶地喊出声,他才刚刚开始享受小美人,就这幺被她给压搾

    洩了?丹丽安高潮的小穴令坦宁斯大公如若坠入乐境,少女的阴道彷彿突然有了

    灵性,蠕动着收缩着,磨蹭吸允着坦宁斯大公肉棒的每一处,几乎没费什幺功夫

    便让其缴械投降,使得某公爵在丹丽安子宫深处喷出了浓浓的精液。

    「我告诉过你,她是个天生的性爱尤物,之前你还有几分怀疑,现在倡导滋

    味了吧。」

    佩普罗娜夫人咯咯地笑出声,「尝到甜头就别歇着,继续动吧!好好安慰安

    慰这个格林特小蕩妇,将属于坦宁斯家族的高贵精华播种在她的身体深处!」

    佩普罗娜夫人的淫语勾起了克劳福·坦宁斯的兽慾,射过一次的肉棒很快重

    整旗鼓再次坚硬,坦宁斯大公奋力挺动他的肥腰,卖力在丹丽安的蜜穴中耕耘,

    肥胖的肚腩撞击在少女娇嫩的肌肤上,使得噗滋噗滋的水声中夹杂上阵阵闷闷的

    肉响。

    「虽然是个骯髒的家族,但是格林特的女人用起来还真是痛快!早知道就该

    早点弄到手几个,不过以后有的是机会,丹丽安·格林特,本公爵会多为你找几

    个同伴的!」

    克劳福·坦宁斯干得兴起,便大声对丹丽安炫耀着他将如何对待格林特家族

    ,看到自己胯下那名少女既沈迷又绝望的表情,公爵心中无限舒爽。

    「没错,让格林特的女人成为坦宁斯的共有物,用坦宁斯高贵的血液来净化

    她们骯髒的身体。」

    被坦宁斯大公尽情侵犯丹丽安的场景刺激到,佩普罗娜夫人双眼发红,有些

    神经质地尖叫出声,彷彿她已看到那些曾无限荣耀的格林特女人,全部赤裸着地

    跪她的脚下,恭顺地吻着她的脚尖,接受着她的性爱调教这幅淫乱的画面令

    佩普罗娜夫人呼吸沈重,兴奋的公爵夫人拿起小皮鞭,无情地抽打起丹丽安的光

    滑白皙的脊背,听到少女的痛呼,佩普罗娜夫人感觉自己下面逐渐湿了,这种变

    态的感受令她更加亢奋,对丹丽安的淩虐也更进了一步。

    「哈哈哈,是的是的,坦宁斯家的人可以随意享用格林特的女人,在她们身

    体里播种,万一这些女人诞出了坦宁斯的种儿,男的处理掉,女的就作为性奴豢

    养,格林特罪孽的血脉需要她们用一生来偿还!」

    和佩普罗娜夫人一样,克劳福·坦宁斯似乎也进入魔怔,高声应和着佩普罗

    娜夫人,同样粗大的双手用力揉捏丹丽安的胸部和臀部,留下一道道青紫痕迹,

    与佩普罗娜夫人留在丹丽安身上的鲜红鞭痕映衬至于丹丽安,只能在两人的

    无情虐待下痛苦挣扎,凄美地扭动着脆弱的身躯。

    「不,不丹丽安小姐。」

    伊莎眼中噙着泪水,一旁的温斯顿也不断颤抖着身体,丹丽安身上没多一道

    伤痕,女僕的心就彷彿被抽打了一次,然而伊莎无法反抗佩普罗娜夫人的淫威,

    只能悲哀地继续跪在一边。

    「呼,呼,这个小穴竟然越干越紧。」

    坦宁斯大公的抽动猛然加快,显然又到了射精的边缘,「反正休伊短时间内

    也不来,你就先怀上本公爵的种儿吧!」

    「公爵大人!夫人!不好了!不好了!」

    就在这个当头,一声凄厉的喊叫声从门口传来,坦宁斯家的下人跌跌撞撞地

    闯了进来。

    「混账东西!」

    这个时候坦宁斯大公哪顾得上理这种下人,他双眼充着血丝,厉声道,「把

    这不长眼的家伙拖出去!」

    然而下人根本没理会坦宁斯大公的愤怒,来者手忙脚乱地跪在公爵和公爵夫

    人面前,嘶哑着声音叫道,「公爵大人,公爵大人!休伊少爷,休伊少爷他

    殉国了!」

    「你说什幺?!」

    坦宁斯大公难以置信的反问。

    「这是从皇宫近卫团传来的消息,说是巡视辛纳斯克地的巡视团遭到了敌

    国的恶意伏击,巡视团全体罹难,休伊少爷也跟着殉国了!」

    「休伊!我的孩子!!」

    佩普罗娜夫人发出了惨绝人寰的尖叫,承受不了如此打击的贵妇人竟然眼白

    一翻,昏死过去。

    「不可能!不,不是真的,不!」

    坦宁斯大公同样被震撼的不清,受此一惊,他的肉棒顿时一洩,又一次在丹

    丽安身体中射了出来。

    短暂失神的坦宁斯大公还来不及拔出黏糊糊的肉棒,他不经意的一眼,竟看

    到自己胯下如小母狗般承欢的少女唇角勾起一丝弧度,痛失爱子的怒火怦然爆发

    ,坦宁斯大公无视了丹丽安身体上隐约冒着黑气的怪状,双手死死地掐住了少女

    的脖颈!「贱人!给我去死!」

    「丹丽安小姐!!」

    伊莎和温斯顿的惊呼刚刚传出,一声巨响在众人头顶响起,报信的下人呆呆

    地仰起头,不可思议地喃喃道。

   

    「这是什幺翅膀?」帝国首都近日来民心浮动,气氛沈重,一方面是

    敌对国家不宣而战,整个辛纳斯克地已经陷入了战争的泥沼。

    另一方面,帝国的大贵族,坦宁斯家族的城堡竟然毁在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

    之中,包括公爵和公爵夫人在内,城堡诸人尽皆遇难,再加上不久前于辛纳斯克

    死亡的休伊;坦宁斯,不到一天时间里,三大贵族之一的坦宁斯家族竟然灭族了!

    这着实让整个帝国都为之一震!坦宁斯家族的覆灭让帝国上下都不得安宁,皇室

    头疼万分地面对帝国複杂的内外形势,一直作为政事中流砥柱克劳福·坦宁斯的

    突然死亡,使得帝国内部陷入新一轮的争权夺势和利益纷争;至于平民姓,则

    忧心他国带来的战争,以及坦宁斯家族毁灭带来的恐惧,什幺神的惩罚,什幺敌

    对家族的阴谋,各种各样的流言在首都流传,让往昔平静的帝都变得分外敏感。

    「听说了吗?坦宁斯城堡也不是所有人都死在了地震中,听说有一些离得远

    的侍卫还是逃脱了,据我的朋友的隔壁家的二婶的雇说,那个死里逃生的

    骑士透露这次事件皇家才是幕后黑手,就是为了除掉势力膨胀的坦宁斯公爵。」

    一人信誓旦旦地说道。

    「行了你,这幺不靠谱的东西也拿出来献丑,让我相信你说的,我宁愿相信

    哪个神神叨叨的预言师劳琪!」

    「你说三街那个疯婆子?」

    有人不屑地撇撇嘴,「我也知道她,整天什幺灾厄,什幺不详使者的,简直

    蠢透了,有谁会相信这种显而易见的谎言,世上哪有什幺恶魔。」

    「谁说没有的!我就见过。」

    一个嘶哑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

    等大家看清了说话者是谁,不由得嘲笑出声。

    「你个醉鬼搀和什幺?又要说那个你醉酒看到的幻影不成。」

    「那天我没有喝醉!」

    醉鬼叫道,「那天我确实看到了,在坦宁斯城堡崩溃的时候,有一个背上长

    着黑色羽翼的女人从废墟中飞了出来,我用我的信誉发誓!」

    「信你才怪。」

    众人哈哈大笑,随即又讨论起他们得自小道的各种消息,但奇怪的是,无论

    是谁,有提到克劳福·坦宁斯,提到过佩普罗娜·坦宁斯,也提到过休伊·坦宁

    斯,但偏偏丹丽安·格林特的名字根本无人提起,彷彿这人并未存在过是的,

    没有什幺帝国之花,当代格林特家族也没有女儿,丹丽安·格林特,并不存在。

    在帝国最高的皇家灯塔上,金髮的少女冷冷地俯视着这个国家,在他身后,

    一名银髮女僕和一名棕髮女僕安静地站着。

    她们站了许久,似乎是厌倦了这个垂垂老矣的国家,少女转过身去,在转身

    的一瞬间,她的背部伸出了一双黑色的羽翼,璀璨的金髮也于须臾间染成一片墨

    黑「我自遥远而来,于无人知晓时,唱响绝望,引导终末,灾之瞳,厄之翼

    ,黑髮黑瞳,召唤不详的存在」

    清冷的响起,随即又随着三名少女身影的消失,渐渐于风中飘散,与此同时

    ,三街一位满头白髮的预言师嚥下了最后一口气,但那双浑浊的眼睛中有着化不

    开的绝望,直到死的那一刻,名为劳琪的预言师仍在低语。

    「带来毁灭的恶魔,带来终结的灾厄,完了,这个国家完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