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淫魔之约》

《淫魔之约》 - 《淫魔之约》



《淫魔之约》


正文 【淫魔之约】第一章

   

    在利尔巴纳大路上,北方的魔族与南方的人族,自古以来就是互相仇视的两

    族,至今为止也在持续着不断的战争,本来个体能力远胜于人族的魔族却由于这

    代魔王突然逝世、魔国东北部守将海克托尔的不抵抗而导致人类一路高歌猛进,

    都城几乎被攻陷,而继任魔王又实在太过年轻,魔族危在旦夕。

    嶙峋的地表在地面蔓延开来,红色的岩石覆盖其上,魔城达卡魄作为魔国吉

    鲁耐的都城坐落在此,在魔语中意为不可攻陷之城,天空正被燃烧,暗红色的云

    遮挡住一切光明,魔城前,一个小麦肤色的哈比族女性与一个身穿华丽盔甲的魔

    族少女正在被一群人族战士和牧师包围着。

    「哈哈,今天魔王就要被我们打倒了。」一个大鬍子的战士大笑着,身上的

    盔甲一颤一颤。

    「愿圣光净化你的罪恶。」牧师们吟唱起圣光魔法。

    「魔王大人,请快离开!我们的卫戍部队已经靠近魔都了!」哈比两翼挥出,

    尖利的羽毛冲着人类士兵飞去。

    「盾阵!」大鬍子战士吼道,十几个人类士兵身穿闪亮的银色盔甲,巨盾一

    层累一层构成了一层盾墙,哈比的羽毛被巨盾弹飞。

    「不行,如果魔都被攻陷那我们就没有机会了。」魔族少女咬着下唇,手里

    正握着一柄死去人类士兵的银剑,黑髮垂落在盔甲上,做出了攻击的姿势。

    「进攻!进攻!」大鬍子战士对士兵们下达了命令,士兵们手持巨盾缓缓推

    进。

    「牧师大人,可不可以快一点。」他又头对着牧师们说道。

    「好好的。」牧师首领是个老头,他颤抖的声音表示他此刻正无比紧张。

    周围的圣光越来越强烈,这种魔法对魔族的削弱是致命的,但却对兽人族没

    有任何影响,少女弹开人类士兵挥出的一剑后,双手捂头蹲了下去,痛苦的皱起

    了眉头。

    「陛下!」哈比头惊叫,魔枪·吉鲁卡鲁瞬间出手,刺穿了一个士兵的盔

    甲,魔枪上的魔眼一眨一闭,吸吮着流下的鲜血,枪身愈发鲜红。

    「唔。」少女艰难的站起身,做出了防御的姿势。

    「够了,士兵们,撤退!」大鬍子又下达了命令,士兵们又向后退去。

    圣光驱散了天上的红云,浇灭了燃烧的天空,阳光又重新照进了这片终年黑

    暗的地狱,泪水从少女的眼眶中涌出,顺着白皙的脸颊滴在了亮银色的盔甲上。

    圣光的亮度到达了极点,骤然,完全熄灭,天空重新燃烧,黑暗再次降临。

    「什幺情况!?」大鬍子战士对着身后的牧师大吼,手中巨剑出鞘準备冲向

    面前的两人。

    「啊!!!!!」惨叫声从身后的几个牧师中传来,大鬍子停下动作,向后

    看去,几个高大的猪人突然出现在小队后方,挥舞着巨大的木棒砸死了几个牧师,

    导致了吟唱的中断。

    「不要慌!保持阵型,列盾阵!」大鬍子战士会出巨剑,砍在了一个猪人脖

    子上的动脉,鲜血挥洒过后,猪人倒在了地上。

    而此时士兵的盾墙也已经列好,猪人的木棒砸在巨盾上却被反弹了来,两

    方僵持不下之际,一群绿色的哥布林冲入士兵的阵型,矮小的身材导致士兵无法

    砍到他们,哥布林手中的短剑刺入士兵腿部薄弱的护甲,惨叫声再次响起,盾阵

    溃散,猪人的木棒又敲晕了几个士兵。

    「女王陛下,在下看来是要殉国了。」大鬍子战士将头盔摘下,向着南方缓

    缓鞠躬,「能终结这场战争,是吾人的无上荣耀。」说着他挥着巨剑向少女冲去,

    战士的鲜血在身体里沸腾,他的肤色慢慢变红,这种颜色也蔓延到了手中的巨剑

    上。

    「怎幺可能让你靠近魔王大人!」哈比将手中的枪横在胸前。

    「裆」的一声,哈比手中的魔枪被瞬间弹飞,她本人也被撞了出去,战士继

    续向着少女奔去,很快到了她的面前,手中巨剑顺势挥出。

    少女闭上眼睛,静静等待自己的命运,泪水汩汩流出,带着不甘与绝望。

    「噗」的一声,鲜血大股大股的流出,巨剑停滞在了少女雪白的脖颈附近,

    战士不可置信的低头看着胸前伸出的剑尖那是鲜血的来源,「扑通」一声倒

    在了地上,在他的身后站着一个身穿便服的男性,虽说是便服,但衣服的材质和

    上面的花纹都可以看出价值不菲,但最关键的是这件衣服胸前偏左的地方绣着一

    个倒立的十字架那是吉鲁耐王朝皇族的标记,而他头上的犄角也证实了他的

    种族魔族。随着战士的倒下,男人双手用力从尸体背部拔出了一把大剑,鲜

    血顺着淡紫色的剑身汇入到剑柄与剑刃相接触的红宝石上那是魔族传承不息

    的秘宝生命之石,它被镶嵌在初代魔王的武器,也正是男子手中的巨剑,诅咒巨

    剑阿卡德之上。

   

    「救驾来迟,请多赎罪,魔王大人。」男人冲着少女微笑,说着把手中的剑

    递给了少女,「真沈吶,下注意千万别丢了。」

    少女立刻接住巨剑红色的宝石闪烁起耀眼的红色光芒,她轻若无物地顺势劈

    向人类士兵聚集的地方,一瞬间巨大的紫色剑气喷涌而出,所过之处儘是人类的

    鲜血和白骨。

    「你是什幺」哈比重新将武器拿在手上对着突然出现的摆出攻击的架势,

    却看见少女哭着扑倒男人的怀里。

    「哥哥呜呜哥哥。」少女把头埋在男人的胸口,泪水浸湿了他的衣

    襟。

    「是我呦,我来了,露琪娜。」男人一只手环在少女背后,另一只手轻轻

    地抚摸着她头上形似牛角的犄角。

    「话说,长高了呢。」

    「难难道是基尔特亲王幺!?」哈比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两人。

    「是啊,好久不见了,卡妮朵。」基尔特对着卡妮朵笑道。

    五年前。

    大殿上,母亲威严的声音传遍了每一个角落。

    「基尔特·吉鲁耐与露琪娜·吉鲁耐兄妹通姦罪名成立,现剥夺基尔特·吉

    鲁耐亲王爵位,放逐魔国之外!」听见魔王的宣告之后,元老院的元老们小声讨

    论者,周围的嘈杂声逐渐响了起来。

    吉鲁耐王朝皇族以母系氏族与种姓制度为组织形式,所以自然不可能放逐未

    来的王储露琪娜。

    「明明是魔族却热衷于人类的伦理观,真是讽刺啊。」殿下半跪着的基尔特

    这幺想着。

    「谢过母上大人。」基尔特起身,右手附在左胸身体微弓,转身走出了这座

    他生活了多年的宫殿。

    基尔特走在泥泞的小路上,大雨倾盆,这是从魔国通向人类世界的唯一法

    通道。

    「大概不会有人来了吧。」他头望去,雨水洒遍了他的全身,自从在大殿

    上没有看见露琪娜的身影时,他就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妹妹大概是被禁足了。

    「真是的。」他自言自语,雨水遮挡住泪痕,于是天地便看不见他的痛苦,

    周围的树木耀武扬威地闪耀着艳丽的绿色,完全没有一点为他悲伤的意思。

    「真绝情啊。」他自嘲的笑着。

    「哈、哈啊哥哥。」远处传来女性的呼喊,露琪娜娇小的身影出现在了

    基尔特面前,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看起来是全力跑过来的。

    「公大人请快一点!」卡妮朵的声音响起,显然她在警戒着抓捕公的士

    兵的到来。

    「为、为什幺不见我就离开了!就是道个别也好啊!」充满怨气的双眼浮现

    着泪光红肿起来,大雨打湿了少女乌黑的长髮,顺着高挺的鼻樑流到了颈部。

    答的只有沈默,留下雨声清脆蕩在风中。

    忽然,基尔特将面前的少女搂入怀中,勒得少女的肩膀隐隐作痛。

    「对不起,我还不想道别,我想和露琪娜永远在一起。」基尔特的泪水滴在

    露琪娜早已湿透的肩膀上。

    「如果能早点确认对方的心意就好了。」露琪亚把头埋在基尔特胸前,细微

    的声音从缝隙中传来。「明明是双胞胎。」

    「大概是走得太近了,结果却无法了解对方的心意了呢。」基尔特抚摸着少

    女的后背。

    半晌,他擦乾了露琪娜残留的泪水,两只手搭在她的肩上,直视着她清澈的

    眸子,一字一顿的说道:「露琪亚,我亲爱的妹妹,我在此立誓,下次踏上这片

    土地时就不仅是你的兄长,还会是你的夫君。」

    「嗯。」泪水再次从眼眶中流出。

    「笨蛋,我活着的目的可不是让你哭的。」基尔特把脸靠近,一只手绕过露

    琪亚的后背,按住了她的后脑,吻上了少女的嘴唇。

    「哈嗯哈」露琪亚像是被抽乾了力气一样,全身的重量都倚靠

    在基尔特身上。

    「到、到此为止吧。」基尔特的喘息声也变得粗重,「再继续下去我会忍不

    住的。」

    「卡妮朵,请帮我保护好她。」他对森林某处大喊,「谨遵您的命令。」清

    亮的女声带着几分英气从林子中传来。

  

    「再见了,亲爱的。」基尔特做了最后的告别,在风雨中向着人类的世界走

    去。

    「哥哥!一定要来啊!」露琪娜的声音被吹起的狂风打散在潮湿的空气中,

    升、降落,最终无影无蹤。

    「很抱歉只有这点杂兵。」基尔特看着面前十几个哥布林和猪人对耸了耸肩,

    这种低等智慧的生物平常可能根本就懒得看一眼。

    「没有关係,卫戍部队已经调,这次王国算是保住了半条命。」露琪娜松

    开了手抬头看着男人,泪眼朦胧。

    「两位请先宫吧。」卡妮朵检查着士兵的尸体,「我会尽快出城接受部队

    组织反击的。」

    魔王寝室

    巨大的水晶吊灯放射出的光芒点亮了每一寸空气,华丽的装饰彰显着皇家的

    威严,巨大的床铺由高级的布料製成,这一切便是魔王的寝宫。

    基尔特和露琪娜并排坐在床边,两只手无意间碰在一起,又迅速收了去。

    「做做呢」基尔特有些尴尬地看着露琪娜。

    「呃做吧」露琪娜脸变得通红,两个人视线一相交就迅速偏离开。

    「唉,为什幺好不容易见面要闹得那幺紧张啊。」露琪娜笑着歎了口气。

    「一起完成约定吧。」基尔特突然像下定了什幺决心一样,握住了露琪娜的

    手,凝视着她的眼睛。

    「嗯。」露琪娜也看着他点了点头,眼神中充满着坚毅。

    「开战之前做这种事情,我不是个好魔王呢。」她低下了头喃喃道。

    「做我的好妹妹就行了,至于魔王的责任,我会帮你的。」基尔特笑着,轻

    轻地将她推倒在床上。

    「明明有着淫魔的血统,却立下了人类一样的约定呢。」露琪娜双眼迷离地

    看着面前的兄长。从第十代魔王第一次与淫魔通婚以来,吉鲁耐皇室便拥有了淫

    魔的血统。

    「但这是我们共同的心愿吧。」基尔特凝视着露琪娜,慾望的火焰在眼眸深

    处燃烧,说着他吻上了少女粉嫩的双唇。

    「哈哈嗯嗯」两个人的呼吸声都开始变得沈重,基尔特伸

    出舌头舔舐着少女柔软的口腔内壁,露琪亚也伸出舌头和基尔特纠缠在一起,唾

    液交换,水声变得越来越大,涎水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流到了床单上,湿了一大

    片。

    基尔特急切地解开了少女上身的铠甲,雪白的胸部露了出来,微微起伏的乳

    房中间是两颗亮粉色的乳头,散发着魔族少女独特的香味。

    「还还是和以前一样平呢。」两个人停下舌吻喘气,露琪娜轻轻地呢喃

    道,脸愈发的发红。

    「笨蛋,可以在一起我就很满足了。」基尔特双手环在她的背后搂住她,再

    次吻上了她的双唇。

    「所所以说还是觉得平吧。」露琪娜挣脱了基尔特的束缚,声音细的和

    蚊子一样。

    「唉。」基尔特无奈地歎了口气,张嘴含住了左边的乳头,吸吮起来起来,

    又温柔地啃咬着,对乳头的刺激让露琪娜的身体就像虾米一样反弓起来。

    「大不大的我不知道,但是我很喜欢呢。」基尔特的头埋在露琪娜胸前,轻

    轻抚平她的小腹,想消去一点紧张感。

    「啊哈哥哈哥嗯啊」露琪娜双手环在基尔特

    后颈,把他的头向胸部压去,更多的乳肉被挤进了基尔特的口中,让他几乎喘不

    过气来。

    「啊这个好舒服嗯」露琪娜的呻吟声更大了,眼神也越来

    越迷离。

    基尔特另一只手用掌心压着露琪亚另一个小小的乳房,像揉麵团一样轻轻揉

    动,急促的心跳从掌心传来,他忽然就感到很安心,手掌抚摸过的白皙的皮肤,

    渗出的汗水,黏住了基尔特的手掌。

    「哈啊啊啊嗯哥、哥哥,我要忍不住了。」露琪亚湿润的

    眼眶中溢出了满满的情慾。

    「好、好的。」基尔特此时也已经大汗淋漓,两个人身体里的淫魔之血正在

    沸腾,基尔特轻轻褪下露琪亚下半身的盔甲,露出了小小的白色内裤,被盔甲捂

    出的汗液散发出淫魔独特的催情香气,基尔特下体早已勃起的阳具变得更大了。

    「呵呵,哥哥看来真的是很喜欢我呢,都已经这幺大了。」发现了哥哥的变

    化,露琪亚忽然妖娆地笑了起来,纤长白皙的手指隔着裤子抚摸着基尔特的下体,

    食指和大拇指勾勒出阳具的形状,「来吧,哥哥,完成我们的约定吧。」露琪亚

    的话语像是来自深渊的呢喃,勾魂摄魄。

    「第、第一次会很疼的。」基尔特嚥了一口口水,「在这之前,说什幺也要

    让你舒服起来。」

    基尔特痛苦的移开了露琪亚的小手。

    「我家哥哥果然不是那种用下半身思考的人呢。」露琪娜盯着基尔特那张努

    力忍耐的脸,歪着头笑了笑,「那就拜託你了。」

    「放心吧,做哥哥的义务不就是让妹妹快乐起来幺?」说着基尔特开始用手

    隔着内裤轻抚着露琪娜的股间,被蜜液浸湿的内裤显露出少女阴唇的形状。

    「湿透了呢,露琪娜。」淫魔爱液的香气钻进基尔特的鼻子,他像是被妹妹

    的下体迷住了一样喃喃自语。

    「啊因为嗯等待哈哈这、这一天已、

    已经很嗯久了。」女人的香气充满房间,露琪亚被触碰的瞬间肌肉

    变得僵硬,止不住的开始痉挛。

    「噢噢噢噢噢噢!」露琪亚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从下体涌出一大股透明的

    液体,打湿了还穿在身上的白色内裤,也打湿了基尔特隔着内裤抚摸着她私处的

    手。

    「很敏感呢。」基尔特把头靠近露琪亚的股间,细细地嗅着少女私处,两只

    手指一张一,拉出了粘稠的丝线,爱液和着汗液的香气钻入他的鼻子,骚动着

    鼻腔内壁,让他几乎窒息。

    「哈啊啊嗯啊」露琪娜双眼失去了焦点,淫乱的表情浮现

    在少女稚嫩的脸上,大概是太过兴奋的缘故,露琪娜很快就迎来了第一次高潮。

    基尔特看着妹妹的模样,一阵心悸。他缓缓褪下露琪娜白色的内裤,光洁的耻丘

    浮现在眼前,淫魔催情的香气愈加浓重。

    「露琪娜的这里好漂亮啊。」说着他把头埋在露琪亚两腿之间,轻轻吻上了

    粉红色的蜜裂,好像真正的接吻一样,把舌头微微伸进露琪娜的阴道中舔舐着,

    温暖而柔软的触感传来,一些残余的爱液被捲进自己的嘴里。

    「啊~ 讨、讨厌为为什幺那幺熟练嘛。」露琪亚过神来,后

    背不自然地弓起,肌肉变得僵硬,呻吟道。

    「阿姆。」基尔特没有理会妹妹的抱怨,一口含住了露琪亚粉嫩的阴蒂,舌

    头转着圈刺激着那里。

  

    「啊~ 哥哥,真是的~ 」露琪亚的语气由抱怨变得娇媚,头顶的声音挑逗着

    基尔特的神经,他为此感到无比兴奋,下体的胀痛让他保持了最后一丝清醒,基

    尔特又用舌头舔舐着露琪娜的阴道外部,发出了「咕唧咕唧」的水声。

    「啊呒嗯啊啊嗯~ 」露琪娜的头扬起,黑髮顺着头部的摆动而

    飘飞起来,神色娇媚而迷离。

    「阴蒂好、好舒服」她低头看着在身下卖力服侍的兄长,眼中充满

    爱意,她把手向私处移去,基尔特停下了对阴蒂的刺激,以为是自己的进度太快,

    让妹妹感到了不适,刚想道歉,却见露琪娜单手颤抖着扩张着自己的蜜部,淫乱

    的媚肉展现在基尔特面前。

    「哥哥,再深一点。」露琪娜对基尔特娇媚地笑着。

    「什幺呀,吓了我一跳。」基尔特也笑了起来,伸手温柔地抚摸着露琪娜的

    脑袋,「怎幺撒娇都可以的。」

    「如果有什幺不舒服要跟我说哦。」

    「好、好的。」露琪娜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在确认妹妹感受到快感之后,基尔特的舌头向着阴道深处进发,一只手揉捏

    着蜜裂上方的阴蒂,蜜穴内部的淫肉挤压着他的舌头,强烈的刺激使露琪娜发出

    了高亢的淫叫,更多的淫水顺着阴道流出,流到了基尔特的嘴里。

    「啊哈啊嗯哥哥的舌头好舒服」露琪亚一只手将

    基尔特的头死死地压向了自己的私处,绝顶的快感让她几乎昏厥。

    「要、要去了啊哥哥」她又将另一只手附在了基尔特揉捏阴蒂

    的那只手上,微微用力,加强了对阴蒂的刺激。

    「好好麻要喘不过气来了啊哥哥」大股大股的蜜液从

    阴道口涌出,打湿了基尔特的脸,而他却毫不在意,继续为了让妹妹舒服而继续

    进行着动作。

    「讨、讨厌太嗯刺啊激了」虽然嘴上这幺说着,

    但是却分明像是想要更多刺激一样,鬆开了压住基尔特头部的手,转而用双腿勒

    住基尔特的脖颈更加用力的压向自己的蜜部。

    「啊啊洩了洩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基尔特只感觉到舌

    头被露琪娜阴道的媚肉加紧,瞬间,巨量的蜜液一股接着一股流出,好像永远不

    会流完一样,基尔特毫不犹豫地将大股大股的蜜液吞了下去。露琪娜小嘴无力地

    张着,浑身止不住的剧烈痉挛着,舌头不自觉的伸了出来,涎水顺着脸颊滴落在

    床上。

    半晌,露琪亚享受着高潮的余韵,身体微微地痉挛着,但明显已经恢复了清

    醒,搂住基尔特的脖子和他激烈的拥吻在一起,两条肉舌彼此纠缠,互相舔舐,

    品味着对方的唾液。

    「哈啊哈哈」两个人都喘着粗气。

    「哥哥,来吧。」露琪亚倒在床上妖艳地笑了起来,一只手撑开了自己的阴

    道口,迎接着基尔特的进入。

    「交给我吧。」基尔特轻轻抚动少女的青丝,将自己的衣物全部脱下,一根

    硕大的肉棒挺立在下体。

    「哥哥的肉棒真的长大了呢。」露琪娜呆呆地望着基尔特雄壮的下

    体,从来里传来了理应是性臭味却因为淫魔的血统导致了催情效果的男性气息,

    闻到这股气息,露琪娜的下体又分泌出更多的淫水。

    「都是因为露琪娜太可爱了。」基尔特笑着压到了露琪娜娇小的身躯上,为

    了确保进入时足够的润滑,用阳具抵住阴道口,轻轻地摩擦起来,将蜜液涂满龟

    头。

    「啊好烫哥、哥哥的肉棒正在嗯和我的

    啊小穴哈接吻」露琪娜的身体开始颤抖,两个人的气味交叠

    在一起,淫魔催情气味的功效达到最大,整个人的的表情变得狂乱起来。

    「我要开始喽。」基尔特注视着露琪娜,确认着她的意见,在确认没有得到

    拒绝之后,将肉棒挤进了阴道,阴道壁上蠕动的媚肉伴随着湿气和热气刺激着龟

    头,射精感袭来,但基尔特仍然咬牙忍住将阳具继续向阴道内部挺入,终于,肉

    棒在阴道某个部位被卡住那是处女膜的位置,基尔特的装手撑在露琪娜双肩

    上方,汗液顺着鬓角不断流下,忽然停止了动作。

    露琪娜感到下体的刺激停了下来,望向基尔特,一张涨红了的脸映入眼帘,

    露琪娜从床上微微抬起身子,在基尔特耳边轻声低语:「什幺嘛,刚才还装的那

    幺熟练,我还以为哥哥是那种女性经验丰富的人呢,结果还是个处男呢,紧张得

    肌肉都僵了。」露琪娜像是确认了什幺事情一样,语气变得安心而平缓,一直手

    勾住基尔特的脖子,另一只手在基尔特僵硬的背部来抚摸。

    「我就让你这幺不安幺?」基尔特享受着一边享受着背部的按摩,一边捋着

    露琪娜乌黑的髮丝,他发现露琪娜的身体其实也紧张的在颤抖,不过时逞强没有

    表现出来而已。

    「毕竟有淫魔的血统,我有的时候也会差点忍不住呢。」她从基尔特的脖颈

    吻到脸颊,在能碰都的部位都留下了自己的唾液,试图让他僵硬的肌肉放鬆下来。

    「那忍不住的时候都会做些什幺呢?」基尔特不怀好意的问道。

    「喂喂,开始得意忘形喽。」露琪娜对着兄长翻了个白眼,「自慰在这个年

    龄谁都会做吧。」说着将手伸向两人交的部位,揉捏着阴道上方的阴蒂,一些

    透明的蜜液湿润了手指,她又把手缩了去,伸到基尔特面前。

    「哥哥,张嘴。」基尔特不明所以,只能愣愣地把嘴张开,露琪娜将两根沾

    满了淫液的修长白皙的玉指伸入基尔特口中,两根手指在口腔内夹住了基尔特的

    舌头并来搅动。

    「哥哥,记住个味道哦,它会跟着你一辈子呢。」说着将两根手指从基尔特

    的口中抽出,又伸到自己面前吸吮起来。

    「哥哥的口水,好好吃。」露琪娜露出一脸癡态。

    「唔,露琪娜。」基尔特听见妹妹语言的挑逗,在阴道内的肉棒又涨大几分。

    「呵呵呵。」露琪娜感受到下体又被撑开一些,娇笑起来,「哥哥果然是处

    男呢。」

    「所以说啊,我想成为哥哥的东西,也想哥哥成为我的东西,这是我们的彼

    此的心愿不是幺?所以不用害怕弄疼我的。」她的手附在基尔特的手上,将他的

    手压向自己的乳房,「哥哥,让我变得舒服起来吧。」她在基尔特耳边说道,少

    女温热的呼吸喷在耳道内,基尔特的理智崩溃了。

    「我、我要开始喽。」基尔特穿着粗气,再次缓缓挺动腰肢,感受到处女膜

    的阻挡之后一下贯穿到了阴道的最深处。

    「啊」下体撕裂般的痛处让露琪娜皱起了眉头,几滴鲜血从结处

    涌出那是处女消失的证明,私处因疼痛一张一,额头上滴下了豆大的汗珠。

    正在她闭上眼睛强忍痛苦的时候,一滴温热的液体从上方低落,落在了露琪

    娜姣好的面庞上,她睁开眼睛,发现那液体原来是眼泪哥哥的眼泪。

    「为什幺要哭呢?明明疼的是我啊。」她轻轻地笑着,笑容清澈如明镜,伸

    手擦去了基尔特脸上的泪珠,但自己的眼泪也止不住的大股大股的涌出眼眶。

    「你不也是?」他温柔地抚摸着露琪娜的脑袋。

    「我的是幸福眼泪呢,终于能和哥哥在一起了。」露琪娜像小猫一样瞇起了

    眼睛。

    「要这幺说的话,我也是。」基尔特感受着阴道内壁的温暖与湿润,媚肉一

    张一从四面八方刺激着硕大的肉棒,「露琪娜的这里真的很舒服呢。」

    「真的吗?哥哥舒服就好。」露琪娜温柔地笑着,她双手勾住基尔特的脖子,

    和他拥吻在了一起,「再稍微保持这个样子吧,还是稍微有点疼。」

    「不用说我也会等你的。」吉尔特用力抱住了妹妹的身体,耳边响起了微弱

    的呜咽声。

    半晌。

    「抱歉让你等了这幺久。」两个人紧紧相拥,露琪娜的两只手臂穿过基尔特

    的腋下勾住了他的肩膀。

    「那我要动了哦。」说着基尔特稍微动了动腰。

    「还有觉得痛吗?」

    「嗯~ 大概适应了。」

    「嗯啊我的里面有哥哥你在摩擦」

    「看来双胞胎身体相性确实好啊,感觉好像正好到头了呢。」基尔特前后挺

    动着腰肢,媚肉绞着肉棒,淫水从缝隙中挤了出来。

    「嘻嘻,我觉得不是那样的。」露琪娜的身体因为快感不断颤抖着,白皙的

    皮肤因为血液流动加快而变得愈加红润。

    「那是为什幺?」基尔特问道。

    「因为哥哥和我一定在出生之前就爱上对方了,所以身体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露琪娜拥紧了基尔特的身体,感受着肉棒进进出出带来的快感。

    「一定是这样的。」看见了露琪娜快乐又满足的表情,基尔特加快了抽插的

    速度,身体撞在妹妹小巧的臀部上发出了「啪啪啪」的声音,交处的水声也越

    来越大,露琪娜舒服的瞇起了眼睛。

    「哥哥的肉棒好烫感觉要在啊哈小穴里

    融化了」露琪娜仰起头高声地淫叫。

    「都是露琪娜的那里太舒服了。」基尔特大力抽插着妹妹的小穴,感受着媚

    肉带来的温暖,又张嘴含住了露琪娜的乳头,舌头绕着圈地刺激着乳尖。

    「啊哈啊嗯啊哈哥、哥哥我要去了

    」露琪娜发出妖娆的呻吟。

    「不用忍哦,想怎幺样都可以的。」「噗啾、噗啾、噗啾」肉棒冲击着肉壁,

    蜜液大股大股地流出。

    「哥、哥哥,我好好幸福以以后还请更多更多

    的陪我做」露琪娜的眼神变得迷离,身体开始止不住地痉挛。

    「啊嗯啊哈」露琪娜的阴道突然紧缩,整个的握住阴茎一张一

    ,一道温暖的水流从阴道中涌出,淋在龟头上,露琪娜迎来了一次轻微的高潮。

    「呜。」强烈的射精感传来,基尔特的下体开始颤抖起来。

    「不啊不用忍耐的就嗯就这样射出来吧

    」露琪亚急促地喘着气,「哥、哥哥的肉棒只能嗯和

    我做啊」露琪娜像是在宣布权一样,两条腿夹住了基尔特的腰部,

    把他的身体向自己压去。

    「笨蛋,不用说我也会做的。」基尔特的眼中充满慾火,放弃了一切技巧,

    狂风暴雨般地在露琪娜的小穴里进进出出。

    「噗唧、咕唧」水声在魔王的卧室内蕩着。

    「露琪娜我、我要忍不住了。」基尔特在妹妹的迎下不断挺动腰肢,

    快感已经麻痺了大脑,理智被慾望吞噬。

    「我、我也要啊去了讨、讨厌停、停不下来了~ 」

    露琪娜的身体又开始颤抖,上半身大大地后仰起来,「这、这啊次

    嗯的很、很大」

    噗咚噗咚,噗啾噗啾露琪娜再一次迎来了高潮,阴道好像是要把肉

    棒永远留在里面一样剧烈的收缩着。

    「露琪娜!」呼唤着妹妹的名字,阴茎一抖一抖地射出了白浊的液体,从子

    宫口到达了子宫内部,基尔特感受着射精的快感,腰软了下去。

    「哥哥!」在高潮的同时,露琪娜高声娇叫着,她双手环在基尔特身后,两

    个人裸露的肌肤被汗液大面积的粘在一起。

    半晌。

    「嘿嘿,哥哥的精子好温暖呢。」露琪娜享受着高潮过后的余韵,轻轻抚摸

    着自己的肚子,满眼爱意。

    「那是当然的,为了今天我可是有好好锻炼过的。」基尔特紧紧抱着妹妹,

    感受着下体传来的热气。

   

    「还很硬呢,难道说还能做吗?」露琪娜的身体又是一阵痉挛,高潮的余韵

    翻来覆去的挑动着她的神经。

    「只是捨不得拔出来而已。」

    「有那幺舒服吗?稍微有点难为情呢。」这时放在床边的诅咒之剑上镶

    嵌的生命之石却亮了起来,普通的受精无法使魔族皇室受孕,因此这块宝石是魔

    族皇室增加新成员的唯一方式。

    「喂喂喂,我还没有和哥哥过够二人世界唉。」露琪娜抱怨了一声,那剑上

    的红光就消失了。

    「唔露琪娜我」基尔特说着身体的体温突然升高,血液在体内

    飞速流转,从背后腰的位置突然长出了几条几厘米粗的触手缠住了露琪娜的身体。

    「诶?!」露琪娜显然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不轻,几条触手在她身上游

    走,几乎在每一处皮肤上都留下了带有性臭味的粘液,两条触手骚动着露琪娜粉

    嫩的乳头。

    「呜哦哦哦。」一条触手强行挤进了她的小嘴,在里面抽插起来,捅到了喉

    咙的深处,强烈的窒息感和噁心感让她皱起了眉头。

    「对、对不起。」基尔特听见妹妹痛苦的呻吟,急忙把触手抽出,上面沾满

    了粘液和涎水。

    「嗯、嗯啊,这、这是什幺情况?」露琪娜看着身上缠住手脚的触手,疑惑

    地问道。

    「这、这是生、生殖器抱歉,本、本来不想吓到你的。」基尔特的语气

    有点尴尬,在魔族中女性负责掌权,而男性负责姦淫其他种族的女性从而为魔族

    延续后代,为了加强生育效率,因而进化出了多条生殖器。

    「真是的,不是说了要成为哥哥的东西吗?」露琪娜伸手轻抚着基尔特的脸

    颊笑道,「而且,哥哥不是在很温柔的对待我吗?」她开始享受着身上触手的抚

    摸,轻轻喘息着。

    「哥哥,我想要了。」她把手伸到下体微微掰开了蜜裂,一些残留的白浊液

    体流了出来。「嗯啊哈无论什幺只、只要是哥哥的我、

    我都会嗯哈接受」露琪娜湿润的瞳孔注视着上方基尔特的面孔。

    「露琪娜露琪娜露琪娜」基尔特喃喃地呼唤着妹妹的名字,再

    次将膨胀的肉棒捅进了露琪娜早已準备好的小穴中,两条触手捲住了她小小的乳

    房,另一条细长的触手伸到了露琪娜下体,捲住了她的阴蒂,上下轻微地撸动起

    来。

    「啊阴蒂小穴被、被哥哥摩擦着好、好

    幸福」露琪娜发出了满足的呻吟,白皙的双腿再次勾住了基尔特的腰。

    「哥哥的触手也很想要呢。」她看见基尔特的两条触手在她身上不停的摩擦。

    「呜,露、露琪娜太可爱了。」

    「嘻嘻,我来帮你做。」露琪娜媚笑着,两只手分别抓住了一只触手,白皙

    的手指上下撸动起来。

    「嗯噗、啾,啾噗、哈呜、嗯唔。」露琪娜将一条触手拉到嘴边,伸出舌头

    精心地舔舐起来,另一只手有点生涩地摩擦着触手的龟头,小手上沾满了粘液。

    「嗯这个味道好、好奇怪。」露琪娜的舌头绕着触手的龟头打

    转,前端流出的粘液不断被吞进喉咙。

    「抱、抱歉,很、很臭吗?」基尔特把露琪娜压在身下,硕大的肉棒在其中

    抽插着,淫水混着前列腺液从交处不断流下又把床单打湿了一大片,两只触手

    的前端又伸出几条更细的小触手,刺激着少女粉嫩的乳头。

    「嗯~ 怎幺说呢,应该说是H 的味道,但是不讨厌哦~.」露琪娜将口中的肉

    棒吐出,伸长舌头从触手十几厘米处一路舔到龟头下方的肉筋,舌尖来晃着挑

    动龟头的肉筋,媚笑着看着基尔特,小手摩擦着另一条触手,像是要把里面的精

    液强行搾出来一样用力撸动着,指甲刺激着触手龟头的沟壑。淫魔对于性技的学

    习有着惊人的天赋,露琪娜刚才还有点青涩的技巧现在已经变得纯熟。

    「呃」基尔特感受到剧烈的射精感从触手上传来,手和嘴的刺激完全不

    同于小穴,新的快感让他大脑发白,只能发狂的地控制着触手姦淫着露琪娜的全

    身,「啪啪啪」的水声与肉体撞击的声音混在一起一次比一次更响。

    「嗯嗯嗯嗯嗯嗯呃!!!!」在露琪娜下体的触手忽然箍紧,她发出了一声

    高昂的淫叫,小嘴无意识的张开,涎水不断地从口中流出,触手也顺着口水从嘴

    里滑出,受到了巨大刺激的身体后背弓起,两条缠住基尔特的美腿突然伸直,十

    只白皙的脚趾用力伸展,美目翻白,瞬间到达了绝顶。

    「真是的~ 这样不是就不能给哥哥好好做了吗?」过神来的露琪娜埋怨了

    一句,重新撸动、舔舐着触手。

    「因为太舒服了哥哥我还不想背上早洩的骂名。」基尔特的脑袋也已经

    冷静了下来,轻轻抚动她的髮丝。他享受着妹妹的服务,下身温柔地挺动着,感

    受着露琪娜小穴里的每一寸褶皱。

    「所以就让我早洩喽?」露琪娜翻了个白眼,一边侧着头为触手口交,一边

    又想扭过头注视着哥哥,清纯和淫蕩两个影子重叠在少女身上,让基尔特又有些

    心猿意马。

    「嗯啊总觉得这种插法更色情了呢~ 」她闭上眼睛感受着小穴里肉

    棒的形状,说话时扫动的舌头给触手更大的刺激。

    「露琪娜」基尔特失神地望着妹妹,呢喃着她的名字。

    「来吧~ 」露琪娜像是知道哥哥在想什幺一样,笑着说道,两条修长白皙的

    美腿再次环上了他的腰,把他压向自己的小穴。

    「啪啪啪啪」基尔特再次开始了毫无保留地狂风暴雨一样的抽插。

    「呜嗯呜嗯唔」为了发洩快感,露琪娜只能更加用力

    地服侍着基尔特的触手,粉嫩的双唇箍紧了龟头,头部像小穴一样快速摆动着。

    基尔特把头埋在露琪娜的脖子附近,舔舐着妹妹的锁骨。

    「嗯啊嗯嗯呜唔」露琪娜因为锁骨的舒适发出了

    更加高亢的淫叫。

    「好像找到露琪娜的性感带了。」他自顾自的说着,对露琪娜的锁骨更加努

    力的刺激着,同时细长的触手也再次缠上了露琪娜的阴蒂。

    「啊~ 哥哥真是的就、就知道欺啊嗯负

    人。」说着她的上唇压向了龟头的沟壑,两个人就像是比赛一样互相刺激着

    对方的敏感带。

    「呼呼呼」基尔特开始喘起了粗气,看来他的忍耐也已经到极

    限了。

    「啊嗯啊唔啊嗯」露琪娜的小穴开始一张一地

    刺激着基尔特的肉棒,她被快感折磨得有些失神,口涎顺着触手和小嘴之间的缝

    隙流下。

    「哥、哥哥快快给我高、高潮」露琪娜的舌头开始疯

    狂地刺激着基尔特的龟头,白皙的小手飞速地撸动着。

    「露琪娜我我要射射了」基尔特呼唤着妹妹的名

    字,一次又一次撞击着露琪娜的小穴。

    「一、一起啊嗯」露琪娜因为快感白皙的皮肤染上了一层粉色,

    女性淫魔的香气充斥在整个空间里。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瞬间撸动露琪娜阴蒂的触手再次收紧,她又

    迎来了一次高潮,高声淫叫着。

    感受到妹妹的小穴突然收紧,一股温热的阴精淋在基尔特的龟头上,他再也

    无法抑制自我。「噗噗噗噗噗」数不清多少股的精液飞泻而出,露琪娜的小腹被

    涨得微微隆起,触手喷出的浓厚腥臭的精液打在了她的脸上,像是厚厚地服了一

    层面膜,还有一些溅到了她的头髮上,让她发出了一声惊叫。

    「这就是哥哥的精子」露琪娜微微皱了皱鼻子,显然第一次闻到精液的

    味道还不是很适应,她从脸上刮下一些白浊的液体拿到眼前,在食指和大拇指之

    间拉出了白色的丝线。露琪娜好奇的看着这些奇怪的液体,然后伸进了嘴里,一

    边还给基尔特抛了个媚眼。

    「呜这个味道」她细细品嚐着滋味,但显然不会是什幺美味。

    「笨,难吃就不要吃啊。」基尔特揉着她的小脑袋,几根还沾着精液头髮翘

    了起来,此时他的触手已经收到了体内。

    「明明很兴奋吧。」露琪娜感受着阴道里逐渐肿胀的肉棒。

    「兴奋我也不想让你遭这种罪啊。」基尔特一本正经地说道。

    「真是的,突然这幺认真,」她伸手抚摸着基尔特的脸颊,「我很喜欢的哦

    哥哥的精液」说着她伸出舌头在小嘴周围扫了一圈,将周围的精液刮进

    了嘴里,嘴角还有一些从粉唇旁流了下来。

    「唔」看见妹妹的样子基尔特确实又兴奋起来了。

    「还想再要幺?」露琪娜的大眼睛眨了眨,剩余的精液正顺着脸颊流下。

    「再来就要被搾乾了。」基尔特为露琪娜理了理被自己弄乱的头髮。

    「嘻嘻,以后和哥哥来一次强制搾精play也不错呢。」露琪娜笑嘻嘻地挽起

    基尔特的手臂。

   
    ..

    「总感觉已经看见我的未来了呀。」他轻笑着歎了口气,「不过,如果露琪

    娜还没做够的的话」他突然将另一只手伸到妹妹两腿之间,找到了阴蒂微小

    的突起,轻轻一掐。

    「嗯嗯嗯嗯嗯嗯!!!!」露琪娜发出了高亢而淫媚的呻吟,子宫里的精液

    随着淫水的涌出被带了出来。又把床打湿了一大片。

    数分钟后。

    「露琪娜的阴蒂好像真的很敏感啊。」基尔特两只胳膊抱着妹妹,肌肤相亲,

    他们彼此感受着对方的温度。

    「哥哥真是的~ 」露琪娜像只小猫一样缩到了基尔特的怀里,幸好床足够大

    他们选了一处乾净的地方睡在一起。

    「嘿嘿,第一次这样真好~ 」露琪娜充满爱意地注视着基尔特。

    「早点睡哦,明天事情还多着呢。」基尔特轻轻一挥手周围瞬间陷入了黑暗。

    「嗯。」露琪娜轻轻应了一声,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