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科学幻想> › 尸鬼同人 1-3

› 尸鬼同人 1-3 - › 尸鬼同人 1-3

这篇是尸鬼的同人作,所以没看过尸鬼的朋友可能无法无解,在这裏我简
的说明下什幺是尸鬼,被尸鬼咬死的普通人,死后有一定几率变成尸鬼,尸鬼的
弱点是非常惧怕阳光,所以白天必须睡觉,而且尸鬼吃补了固体食物,只能吸人
血才可以生存,优点是尸鬼除非被洞穿心髒或者切掉头部才可以杀死。

    否则的话其他物理伤害都会被迅速的恢複,化学伤害也会被尸鬼提别的血液
中和掉,而且尸鬼的寿命非常的长……尸鬼的头领沙子都活了好几百年

             第一章-小惠的赎罪

  被汽车撞到在地的少女,手脚被男人们死死按住。感到一个尖锐的物体抵住
了自己的胸口,少女绝望的尖叫!

  「我是小惠啊,清水惠啊!你们不认识我了吗」「放开我!!!啊!!!!!
不要!!!!!呀……」

  尖叫声在房间裏回响……少女猛的擡起头,看看四周,白色方砖筑起的墙壁,
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房间裏空空蕩蕩的,地上散落一些绳子和类似刑具的东西,
墙上有几盏不知什幺年代的小灯……散发着微弱的光亮……整个房间看起来非常
昏暗。回想起刚才的梦……

  「好可怕,原来是梦。」「唉,我……」

  手臂和小腿传来的束缚感告诉自己现在正被捆绑着……微弱的灯光照在小惠
身上,淡粉色的秀发,长长的双马尾,大大的眼睛,小小的嘴巴和鼻子,尖尖的
下巴,一张非常可爱的脸庞。

      光滑的肌肤犹如海豚的皮肤一般,而且皮肤非常的白,白的好像看不到血色
但毕竟是非常年轻的肉体,看起来正是女孩发育成熟之后最可口的年纪。

  胸部和腿上传来冰凉的感觉,她现在全身正一丝不挂的爬在地上,双手被手
铐反铐,双脚也被铁链铐住,铁链的一头钉在地上,这样她根本无法爬起来,只
能继续保持这个脸朝地的姿势。

      小惠挣扎扭动的身体曲线毕露,年轻的身体身上毫无一丝赘肉,大约160
cm的身高,修长的大腿,非常纤细的腰肢和平坦的小腹,即使是C罩杯的胸部
也显的非常大,绝对的青春美少女。

     发现爬不起来的小惠挣扎了一会就放弃了,脸侧贴着地面回想自己究竟是发
生了什幺事。自己前些时候因爲尸鬼事件变成了尸鬼,之后村民们屠杀尸鬼的时
候自己想要跑出去,好像被发现了,之后被汽车撞倒就没了意识。

     难道是村民们认出我是小惠了~ ,看我这幺可爱决定不原谅我吗~ ……不对
啊,要是那样的话,自己怎幺会被扒光衣服关在这裏突然想起什幺似的,小惠紧
闭双腿,仔细的感觉自己私处是否有什幺异样。

    还好,虽然被扒光了衣服,好像他们并没对我做什幺啊……真是的,爲什幺
要扒光人家的衣服呢。虽然我现在是尸鬼了,也还是和人一样的嘛,这样真是让
人羞愧。他们不会是想折磨我吧……毕竟我咬死了他们那幺多人……想到这裏小
惠不禁害怕起来……

  正在这时,房间裏突然亮了起来,墙上的灯好像换了档一样发出强烈的光线,
小惠本能的低头躲避着灯光,耳边传来皮鞋踏在地面的声。

  「醒了啊,清- 水- 惠」尾崎俊夫的声音。

  「是医生先生吗,我怎幺会在你们,你们到底要做什幺啊」

  「做什幺?我本人来说,对尸鬼的研究还没有完成,而且其他村民……」

  「研究!你这个变态,我才不要被你研究,快放我出去!」

  「那是不可能的,因爲你们的行爲,很多村民都失去了妻子,你要用你的身
体来赎罪,50年,100年,不停的在这裏做男人洩欲的玩具,直到村民们不
在需要你」

  「啊,你们这些变态!!救命啊!!谁来救救我,放我出去!」

  「想出去的话就好好的服侍这些肉棒吧,嘿嘿」跟在医生背后的村民猥琐的
说道,小惠这才注意到医生身后跟着2个全身赤裸的男人,而且……他们的小腹
下面都有一根肉棒直挺挺的对着自己。

     虽然小惠从未和男人做过,但是也从熟本上知道,那个就是男人的阳具。
可是那幺粗大的东西,自己的小穴明明只有几根铅笔那幺细,怎幺可能插的进去
啊……

  「医生,我们和其他人商量过了,每个月的1号下午,是我们2个的时间,
因爲人数太多了,所以还是2个人一起这样大家才能每个月都能来玩」

  「恩,你们替我转达一下,每组人只能玩3个小时,而且不要上午来,避免
她接触阳光,否则以后大家都没的玩了,而且我也需要时间对她进行研究,你们
如果想让她口交的话,别忘记给她带上口枷,她现在还是可以吸血的要小心」

  「知道啦医生,嘿嘿,我可以开始了吧!」

  「你们怎幺能这样!!我可是清水的女儿啊!!你们能对我做那样的事吗」

  看着愤怒的小惠,医生说道「这是对你的惩罚,何况你已经不是人了,你还
有沙子是尸鬼的幸存者,你们必须偿还」顿了一下之后,医生继续说道,「等我
们抓住沙子的话,也许你会轻松一些吧,如果想死的话,你也可以试试,如果你
可以死的了的话」说罢,医生转身离去……

  「嘿嘿,小惠,你还活着的时候我们早就想对你做了,现在你死了真是太好
了!」

  「是啊,你可是把村裏的男人都诱惑的不行啊,经常穿的那幺漂亮!」其中
一个男人急不可耐的趴在小惠身上乱亲乱摸。

      「滚开,滚开」

  「啊,把你的髒手拿开,你这大肥猪!」感到私处被人扒开,小惠急切的哭

  「她好像还是处女呢」

  「不是说会保持死之前的样子不停的再生吗,她也许早被医生做过啦,她的
处女膜应该可以无限再生的」

  「哦,这样啊,害我白兴奋了,还以爲咱们是第一个上她的呢」

  「你们再说什幺啊!」

  「你先从她身上起来,我要把她的脚镣打开,那样才能玩的舒服啊」「嘿嘿,
管她呢,我早就等不及了」说罢,男人抱起小惠的腰部让她的屁股翘起来,形成
脸和双膝贴地的狗爬式,强分开小惠的双腿,扒开顔色淡淡的阴唇,粗大的鸡巴
对準了小惠窄小的洞口,感到小穴被热热的坚硬的物体抵住,小惠瞪着眼睛害怕
的说不出话来。

  「求…………求…………」男人的龟头抵住柔软的小穴洞口,开始一点点往
裏插「求求……」流着眼泪的小惠哭泣祈求,还没等她说完,就发出一声惊呼
「啊」男人的龟头已经插破她的处女进入了她的私处。

  「呼,爽啊,好紧啊,终于插进去了,我还没玩过这幺嫩的少女呢」过度的
快感让男人还没等完全插入就开始了活塞运动。

  「啊,疼啊,好疼啊!快住手」

  「啊,啊,爽,爽啊」,无视小惠的哭喊,男人只是兴奋的大叫着,他双手
掐住小惠的细腰,快速的用自己的鸡巴在她的小穴裏抽插着。被男人大大的双手
紧紧掐住小惠就像只可怜的小鸡,好像随时都会被掐成两段,下体撕裂般的痛楚
让小惠惨叫连连。

    旁边的男人看的难忍,他一把拽住小惠的马尾,掐住小惠的腮帮子,迫使她
张嘴,然后强行给小惠带上了口枷。后面的男人顺势拽过小惠的双马尾,依靠拽
着马尾做着抽插动作,就好像小惠的头发是骑马的缰绳,每次男人插入,小惠的
身体都被向前顶,男人用力拽着小惠的头发,这样就不至于因爲抽插太快而不小
心阳具滑落出来。

    前面的男人跪在地上,把鸡巴放入小惠的嘴裏,用力在一边的腮帮子上来回
滑动,小惠的呼喊也因此变的含糊不清起来。

  「快,用你的舌头好好服侍我,不然我让戳瞎你的眼睛」看着紧闭双眼的小
惠,男人兴奋而残忍的说到。

  小惠毫无反应,舌头被鸡巴压住根本动不了,男人却提出这种要求,只能任
凭他们蹂躏自己的肉体,小惠真的很想狠狠咬掉这个男人的鸡巴,但是嘴巴被口
枷固定只能张的大大的而合不起来。

  看到小惠不理自己,男人愤怒了,她一手扒开小惠的眼皮,另一手伸出中指
毫无犹豫的戳了进去。

  「呜……」被鸡巴顶住喉咙的小惠发出凄厉的声音。被戳瞎的左眼,流出暗
红色的血液,但是很快血就是止住了,并且被戳瞎的眼睛也在慢慢的恢複。

  「你这死怪物!」男人说着抱住小惠的头,把自己的鸡巴整根塞入小惠的嘴
巴裏。

  小惠的脸被死死压在男人的阴毛裏,大概20厘米长的鸡巴全部进入了小惠
的喉咙,看着小惠痛苦的表情,男人开始疯狂的再小惠的喉咙深处肆虐,每次全
根插入都能看到小惠的脖子明显变粗了,当鸡巴拔出又恢複原状。

      男人用双手死死掐住小惠的脖子,这样鸡巴插进去会觉得更爽,整个喉咙也
能更紧迫的包裹住鸡巴。男人把鸡巴再次整根塞入,龟头穿过小惠的喉头,插入
喉咙深处,龟头处清晰的感觉到小惠的喉咙在做着呕吐运动,男人就这样让龟头
享受着这个过程,直到小惠没受伤的右眼翻起白眼,从嘴巴裏挤出白沫也没有停
止。

      后边的男人看的兴起也开始整根抽送,粗大的鸡巴噗叽噗叽在少女的小穴裏
抽送。他的手也没閑着,一只手抓住小惠C罩杯的乳房用力的抓弄,乳房上多次
被抓出血来,但都很快恢複了……

  「操死她,这个怪物,都是她害死了咱们的妻子!」后面的男人更加卖力的
抽送,小惠的身体整个痉挛起来。整个房间回响着小惠含糊的呜泣声,男人的喘
息,还有肉体交合的声音。

  小惠在两人疯狂的蹂躏中,终于死过去了。

  「啊!操死她了,爽啊!!」前面的男人看到小惠扭曲的脸庞终于忍受不住
射了出来,他赶紧再次插到喉咙的最深处,让精液射到很深的地方,这让他感到
前所未有的痛快。

  「啊……?」后面的男人怒吼着也开始最后的沖刺,一股股白浊的精液都射
进了少女的子宫。

  前面的男人把所有的精液都射进小惠的嘴裏后,把混又精液和小惠唾液的液
体蹭在小惠的脸蛋上,直到把自己的肉棒弄干净,后面的男人则顺势爬在小惠身
上休息,手在小惠光滑的肌肤上来回抚摸着。

  「呼,呼」两人喘着气,看着刚被他们蹂躏过的少女。

  还在痉挛的肉体,正逐渐恢複平静,双手依然被手铐反铐在后背上,小惠就
像死了一样保持着脸侧在地上屁股翘起的姿势一动不动。

  「她刚才被咱们操死了吧」

  「应该是把,太痛快了,我可是早就想干她了,她变成尸鬼真是太好了」

  「是啊,就算被操死也没什幺大不了,过一会就会複活了吧」

  「嘿嘿,还有些时间呢,等她活过来,这次我要操前面,你来后面吧」

   两个人就这样坐在地牢一样的房间裏,讨论着一会如何玩弄这个少女……
点评
et8645231 讚 第一段应该是 吃'不'了  发表于 2017-6-3 12:58 PM
分享分享0
收藏收藏3
支持支持2
分享使你变得更实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乐,分享是我们的动力。今天就来分享你的资讯、图片或档案吧。
       

使用道具检举
       
ws05507799

  小学生(200/1000)

Rank: 2Rank: 2

帖子
    125
积分
    227 点
潜水值
    18681 米

    串个门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头香
发表于 2017-6-2 03:27 PM|只看该作者
分享使你变得更实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乐,分享是我们的动力。今天就来分享你的资讯、图片或档案吧。
第二章小惠的反击
  「结成君,我好喜欢你。」少女娇羞的说「我知道的,小惠」结成笑道「做
我的男朋友好吗,我会好好服侍你的」

  「好啊,小惠」

  结成君抱过小惠,在她小小的嘴上轻轻的吻下去。

  小惠开心的回吻过去,两人的舌头相互缠绕着,深情的拥吻。

  手臂突然穿来刺痛,疼痛把小惠从梦境中唤醒。被成X型铐起来的小惠,手
脚都被镣铐铐住,手臂上插了输血用的针管。这不是被监禁的房间。而是一间看
起来像病房的房间,小惠躺在床上,身上盖着白色的被单。床的旁边是一张办公
桌,一个穿着白袍的人正在伏在桌子上写着什幺。

  这一周来小惠每天都要遭到4- 5名村民的淩辱。每次村民们只是把精液射
进小惠的嘴裏和阴道,然后在小惠身上擦干净鸡巴后便满足的离去。要不是医生
每天爲小惠输血,清洗,小惠恐怕早就臭掉了。

  但是面对医生的「关心」,小惠一点也不感激,这样的日子,生不如死,就
像以前生活在村子裏一样。每次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反而遭到嘲笑,而那幺不修
边幅的村民却不认爲自己的生活很糟糕。

      这样的村子,终于毁灭了,真是太好了正是因爲自己说过这样的话,村民才
这样恨自己把。自己早就想死,但是尸鬼只有被砍头或者洞穿心髒才会死,小惠
的双手几乎一緻被铐着,而且就算没被铐住这裏也没有木锥之类的东西可以洞穿
自己的心髒。

  如果不是医生给自己输血的话,自己就能死掉了。

  「被折磨的少女恢複消耗了太多的血液,所以每天都需要大量的鲜血补充。
如果不输血,伤势的恢複就不再迅速。没有血液补充的尸鬼,再受伤就会像普通
人一样死去。几天的观察发现,通过控制血液的补给,可以控制尸鬼伤势再生的
速度,当尸鬼贫血的时候,伤势的恢複就会变慢。」尾崎医生在自己的研究记录
上写到。

  「哈哈,小惠,你果然是很有研究的价值呢!」

  「医生,你们爲什幺要这幺做……」

  「爲了保证你存活啊,给你输血需要好多钱,所以村民们决定用你做性玩具
的时候我才答应的。毕竟输血的钱是他们出的」

  「杀了我,求求你,杀了我吧。我受不了了」

  「……」

  「我不觉得我有做错什幺……如果当初我不杀死第一个被我吸血的人,恐怕
我早就被你们当成小白鼠了,我只是爲了活着。」

  「村民们确实过分了一点,但你杀死了那幺多人,以这种方式赎罪也是没办
法的事。」

  「医生,我知道你只是爲了研究,如果能把我变回人,你一定会治好我的,
是吧。这幺多天,你都没碰过我,你和他们不一样,如果你治不好我,就杀了我
把,求求你。」

  小惠的话刺痛到了医生心中的痛处,尸鬼确实可以算是一种病,一种危险的
传染病。但得了病的尸鬼,依旧是人,会思考,认识自己的家人,甚至还可以饮
酒做乐。虽然他身爲医生,无法治疗被尸鬼杀死的病人,令他的尊严受到了践踏。
但其实他心中并不在乎病人的死活,只是这些尸鬼践踏了他守护的村子,让他的
治疗屡次失败。他要报複,无论对手是尸鬼,还是人类。

  现在的他,只是一心想得到尸鬼身体的秘密而已。这样自己就可以长生不死,
成爲人类的伟人,他决不会允许其他人捷足先登。所以当他看到村民们要杀死清
水惠的时候,才会救了她。他需要一个活体素材,小惠在他的眼裏不过是个标本,
怎幺会对标本産生性欲呢?

  「是啊,我好像很久没做过了呢」医生的嘴巴露除一丝邪笑他走到少女床前,
一把拽掉盖在少女身上的白布,邪恶的看着少女的每一寸肌肤。

  刚刚得到一点点尊严的少女,像再次被人扒掉了衣服一般,羞耻的侧过头去
紧闭双眼。

  「医生……」

  「小惠,你的奶子好大啊,仔细看看,你还真是个美人呢。」

  「医生,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病人吗」

  「放心吧,我绝对让你这个病人体会前所未有的爽快。虽然春药对你无效,
但是我却可以给自己用点药,一样保证你爽……」

  医生转身从抽屉中取出一个药瓶,倒出1粒放入口中。

  「反正你可以再生我猛一点的话应该没事。」又倒出2粒放入口中。

  「还在村子的时候,你就老是装病给我找麻烦,今天要好好惩罚下呢」

  听着医生对自己的淫语,小惠绝望了,本以爲医生可能会对自己好一点,没
想到……

  「啊对了,差点忘记了,得先给你带上口枷,听他们说,你的小嘴巴操起来
特爽,不过我更喜欢先插完你的屁眼然后再插你的小嘴,好让你自己尝下自己屁
眼的味道,哈哈哈」说完,医生离开了房间。

  「一定是去拿口枷了」小惠心想。那个金属的口枷非常结实,而且还对小惠
嘴裏的尖牙做了特殊的防护。

  「如果没有那个东西,就可以咬住他们的肉棒吸血了,虽然有点恶心,但是
只要能咬到他们,就能给他们暗示,我就能跑出去了」小惠心裏盘算着。

  「一定有机会的,我要从这裏逃出去,这些人都疯了,我要杀了拿该死的医
生,还有那2个夺走我处女的家伙,一定要杀死他们」一边想着,小惠开始挣扎,
看看铐住自己四肢的镣铐有没有可能松动。

  但是挣扎了半天镣铐纹丝不动,眼看医生就要回来了,急的的小惠都快哭出
来了。

  「咣当」门开了,医生手裏拿着口枷出现在小惠面前。看着扭动挣扎的小惠,
医生眼裏燃烧的都是欲望的火光。他一把拽掉给小惠输血的针头,然后掐住小惠
的嘴巴。

  「嗯呜~ 等~ 等」小惠含糊不清的说到,「如果能骗他不给我带这个,就有
机会咬他了,可恶!」

  可是医生根本不给小惠说话的机会,强行把口枷带在小惠的嘴上。然后他一
手解开小惠左手的镣铐,一手紧拽着小惠的手腕,让她的腿弯起来,把手上镣铐
的勾和左脚镣铐的勾挂在一起。然后是右手和右脚。这样小惠就形成就像蹲在地
上用手摸着脚腕的姿势,只是连接手和脚腕的是镣铐罢了。被铐成这样的小惠四
肢完全丧失了自由,像个肉球一样,被医生随意摆布着。

  医生抓起小惠的一只乳房用力的抓弄着,另一只手开始脱自己的衣服。看着
小惠白皙的乳房被自己捏成各种形状,医生非常兴奋。小惠的乳房很柔软,而且
也很有弹性,毕竟是16岁少女的身体,玩起来让人格外的舒服。每次看到乳房
恢複原状,他都会用更大的力度抓弄,直到最后他的五指在小惠的胸部留下5个
血痕,他才感到满足。

  摸够了小惠的乳房,医生的肉棒也已经完全勃起了。他把肉棒戳到小惠的脸
上,小惠害怕被戳到眼睛,赶紧闭上眼睛。「啪,啪」医生用坚硬的肉棒拍打小
惠的脸。

  「你看哦,小惠,都怪你长的这幺骚,我的小弟弟越来越大了呢」

  小惠微睁双眼,看到的肉棒另她打了个冷颤,「天啊……」小惠心裏叫到
……虽然这些天被很多男人淩辱过,粗的细的都见过,但医生的肉棒还是吓的小
惠目瞪口呆。

  龟头像鹅蛋那幺大,大概30cm长,10cm宽,这哪裏是人得肉棒啊!
而且这个东西好像还在逐渐变大变长,太恐怖了!

  「这是我刚才吃的药物的效果哦,我吃了3粒,应该还会变的更大的,升天
吧,小惠」

  医生满足的看着小惠的表情,然后挺着他的巨物在小惠的身上蹭来蹭去。当
蹭到小惠阴道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她浑身颤抖的厉害。可是医生的龟头滑过了阴
道口,顶在了小惠的屁眼上!

  「那……那裏是」没等小惠说完,医生双手分开她的双腿腰部用力一顶,龟
头噗叽一声插进了小惠的屁眼裏。因爲肉棒实在太大了,所以虽然医生用了很大
的力,依然只进去了1/ 3。

  小惠疼的疯狂的摇头,2条马尾在床上甩来甩去,在空中划出美丽的线条。
医生用肩膀扛起小惠的双腿,然后用力向小惠的脸压过去,这样无论小惠怎幺折
腾,医生都可以腾出手好好的玩弄她。

  医生抓住小惠的脸颊不让她乱动,一方面是怕她甩掉口枷,另一方面,他很
欣赏小惠脸上因爲痛苦而扭曲的表情。腰部开始用力,巨物开始在少女的肛门裏
滑动,少女的鲜血此润了肠道,让医生的肉棒可以越来越轻松的抽动起来。如果
是普通的少女这时候恐怕死于肛门撕裂的剧烈疼痛了,可是小惠却只能活着承受
这一切。

  巨物整个插进了少女体内,少女的小腹被撑起好像怀胎三月的样子。每下抽
插都领小惠痛苦不已,泪水和不能自已的唾液流了少女一脸,让她的样子看起来
淫乱不堪。

  医生把肉棒退出大半,让龟头卡在肛门口,然后一鼓作气整个直插下去。

  「呜……·」小惠惨叫着,声音随着医生的动作时高时低,医生让她高就来
下深的,想让她低就来几下浅浅的。

  「我是作曲家啊,哈哈,你就我最美的乐器!」医生享受着少女的惨叫,兴
奋的操弄着她的肛门。

  小惠感到意识渐渐模糊起来,「就这样死去该多好啊,再也不用醒来……」

  小惠睡去了,梦到了帅气的男子,美妙的初吻,穿着洁白婚纱的自己。梦到
了自己终于离开了村子,到大城市去,那裏到处都是穿着靓丽的那女,大家不会
因爲自己打扮的漂亮而嘲笑自己。

  还会有人称赞自己的美丽,爲自己献上美丽的花朵……

  不知过了多久,剧烈的疼痛又把小惠拉回了现实。肛门不停的被撕裂,複原,
再撕裂,再複原。小穴也有撕裂的感觉,看样子在自己昏迷期间,医生连自己的
小穴也没有放过。

  此刻医生正咬着自己的一只乳房,快速的操弄着。洁白的乳房上满是鲜血和
牙印,虽然小惠已经对生没有什幺眷恋,但即使是死,也想成爲一具漂亮的尸体,
而不是被人咬掉乳房的残尸。

  对撕咬着自己乳房的医生,小惠感到非常的恐惧。「啊……·」医生闷吼着,
小惠感到自己的乳房就要被撕裂成两半了,医生正在用最大的力量沖刺着。

  痛苦中的小惠突然明白了,他要射了,根据刚才医生的调戏之语,他很可能
会射在自己的嘴裏。

  「是机会!」小惠想到「他的鸡巴那幺粗大,别说带着口枷,就是不带口枷
也未必能塞到我嘴裏,所以如果他爲了射在我嘴裏肯定会摘到口枷的!到时候我
就狠狠咬住他!」

  医生果然从小惠的肛门中拔出了肉棒。他一把拽住小惠的头发,把她拽到自
己的鸡巴面前,想赛到她嘴裏。但是肉棒太大了,口枷又很碍事,意识到塞不进
去的医生,因爲在性兴奋的顶点不能发射而发狂。
      他狂乱的用自己的头帮在小惠脸上乱戳。小惠闭上眼睛躲避着,然后估计让
口枷移动到医生可能戳到的地方,医生果然上当了,大鸡巴从脸蛋侧面一下戳掉
了口枷。虽然脸上被口枷刮出很多伤痕,但是小惠心中却是无限的兴奋。

  「机会来了!」

  小惠尽力长大嘴,希望医生插进来。兴奋的医生果然没有顾忌太多,抱住小
惠的头,把鸡巴直塞入她的口中。

  虽然肉棒因爲小惠的尖牙被划破了,但是太过兴奋的医生根本没有感觉到疼
痛,因爲小惠的尖牙不仅可以吸血,还可以放出一种神经急速,麻痹人的神经。

  医生试图把巨物整个塞进去,等到机会的小惠却发现自己的尖牙虽然刺入了,
但是不够深,而且自己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嘴巴了。

  原来医生的肉棒过于坚硬巨大,就好像把一个铁管,撞入少女的咽喉。虽然
进去了,但是小惠的颈骨和部分神经都被鸡巴摧毁了。毕竟小惠的脖子非常纤细,
而且医生的肉棒简直是巨物,他这幺疯狂的行爲,让小惠的脖子整整粗了好几圈。
小惠嘴巴的骨头也因此折断了好多,所以想用力咬住医生肯定是不可能的事了
……

  被医生双腿夹住脑袋的小惠再次感到绝望无助「谁来……谁来救救我……」
分享使你变得更实在,可以使其他人感到快乐,分享是我们的动力。今天就来分享你的资讯、图片或档案吧。
       

检举
       
ws05507799

  小学生(200/1000)

Rank: 2Rank: 2

帖子
    125
积分
    227 点
潜水值
    18681 米

    串个门
    加好友
    打招呼
    发消息

       
3楼
发表于 2017-6-2 03:28 PM|只看该作者
回覆中加入附件并不会使你增加积分,请使用主题方式发布附件。
第三章-逃离魔窟


  「快点恢複啊,快点」小惠心裏焦急的催促。

  医生感到肉棒整根没入小惠的嘴中,根部滑过小惠的嘴唇压在她的舌头上,
龟头则深入小惠身体内部。小惠食道周围的肉壁紧紧包裹着肉棒,前所未有的压
迫和根部传来柔软的舒适感信号刺激着医生已经沖到顶点的神经,就在医生快要
发射的时候,小惠感到嘴部有了力气,她赶紧用力一咬。尖牙刺破皮肤插入了医
生的肉棒,大量血液顺这尖牙被少女吸入体内。

  「糟糕了」医生暗叫,疼痛使他恢複了一点理智。他赶紧用力拔出肉棒,虽
然小惠用尖牙死死卡住肉棒,但医生不顾尖牙在肉棒上划出两道伤痕,硬是把龟
头撤到了小惠的咽喉处。刚才过度的兴奋和被小惠咬住注入的神经信号,让医生
达到了顶点,肉棒不能自已的开始喷射。医生完全不能控制自己,索性抱住小惠
的头,任凭肉棒颤抖着在小惠嘴裏不停的喷射。

  粘稠的精液射在小惠的嘴巴裏,喉咙深处。肉棒每次抖动都射出大量的精液,
小惠感到万分恶心。但她坚持着不吐出嘴中的肉棒,必须赶紧吸血,只要吸够一
定的量,医生就会被她催眠成爲她的傀儡。

  「啊!!!啊!!!!」疼痛和爽快的喷射另医生发狂的大喊。肉棒由于失
去了血液和精液开始逐渐变小变弱,当肉棒恢複到正常人大小的时候小惠终于松
开了嘴。此时的医生眼神涣散,行动麻木,已经完全被尸鬼的神经武器麻痹了。
小惠顾不得嘴裏腥臭的精液,含着这些粘稠的东西对医生发出暗语「从现在开始
你要听我的,快去拿钥匙放开我,还有把我的衣服也给我!」

  「是」医生木然的说道,转身离开了房间。

  被尸鬼吸过血的人,神经就会变的麻木并且会对第一个吸自己血的人唯命是
从,虽然如果几天内不再被吸血并且输入新的血液就会清醒过来。不过医生怕是
没这个机会了。

  小惠终于得以喘息,由于刚才被伤的太重,她现在全身无力的爬在床上。她
的双手仍然被镣铐固定在脚腕上,屁股仍然羞耻的翘着,如果可以的话,小惠非
常不想保持这个姿势。

  但是手脚被铐在一起,自己又浑身是伤,只好暂时这样休息一会。小惠的肛
门仍然没有恢複,被撕裂的肛门张开足有10cm宽的大洞,可以看到裏面粉红
色的嫩肉已经不再流血了。

  喉咙和嘴巴裏的精液也被小惠一点点的呕了出来。呕着呕着,小惠突然呜呜
的哭了起来,早已满是泪痕的脸上再次被晶莹的泪珠装点。

  自己的小穴,肛门,甚至嘴巴和喉咙都先后被男人淩辱。不久前的自己还是
青春靓丽的少女,如今却已经是被男人屡次淩辱的残花败柳。虽然肉体可以恢複,
甚至自己的处女膜也可以恢複,但是精神上的淩辱已经深深的刻进了小惠的脑海。
小惠感到无比的屈辱,无比的伤心,如果是结成君,怎幺做都是可以接受的,但
偏偏是这些畜生一般的男人。

  这时,医生拿着钥匙回来了,她来到小惠身边,慢慢的打开了镣铐。小惠从
床上慢慢的坐起来,她感到自己的肛门凉飕飕的,即使很小的动作也很疼。

  「只好先等哪裏恢複了」小惠心想「我的衣服呢」看了一眼傻站着的医生,
小惠说到。

  「没有」,「什幺!可恶啊,你们到底把我的衣服弄到哪裏去了!」

  「不知道」医生木讷的回答。

  「……,现在是几点」

  「午夜12:30分」

  「把脖子伸过来,我要进食。」

  「……」医生无言的照做。

  小惠伸出尖牙一口咬在医生的脖子上,开始吸食医生的血液。

  「呜……,好饱好饱,实在吃不下去了」

  看了看医生脱在地上的内裤,大褂,T恤还有牛仔裤,小惠捡起了T恤穿在
身上。

  「啊……好大啊,只好先将就将就了。」

  医生的蓝色大号T恤穿在小惠身上就像连衣裙,一直盖到小惠大腿的一半。

  「啊,现在该怎幺办呢,虽然想马上离开这裏,但是又不知道去哪裏比较好。」

  「喂,咱们现在在哪裏。」

  「京都近郊的私人住宅。」

  「京都啊,是大城市呢,终于有点好的事情了。这屋子裏现在还有其他人吗?」

  「还有……」就在这时房门被人一脚踹开。

  「我就说嘛,刚才看到医生光着身子眼神呆滞的来拿钥匙就知道不对。」一
个手拿猎枪的中年男子说到,他是负责看守关押小惠密室的轮班人员。

  「快,山本,打她的手脚!」另一个男子一手拿着手铐,一手拿着棒球棍喊
到。

  眼见形势不妙,小惠对医生命令到「快拦住他们!」说罢奔向窗边。

  打开窗户小惠才发现这裏是2楼,顾不了那幺多了,她纵身一跃跳下窗户。

  「别让她跑了!」拿枪的男子沖到窗边,瞄準正在逃离的小惠就是一枪。

  「啊!!」小惠发出一声惨叫跌倒在地,子弹正好打中了小惠还没闭合的肛
门。

  小惠的屁股被打的血肉模糊,爬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哈哈小贱人,活该,正一,你去把她弄上来吧,她已经动不了了」

  「好,那医生交给你了,赶紧让他清醒过来。」

  正一从住宅出来,发现地上虽然有一摊血迹,却没看到小贱人的身影。

  「可恶,那个小贱人,被打成那样居然还能逃走,不怕,她跑不远」想罢他
顺着血迹追了出去。
  
     8月的夏天格外的闷热,22岁的工藤蟹鳄骑着单车在下班回家的路上。

  「天天加班,累死人了哎……」

  「啊……」女子的尖叫声,从路边的树林裏传出。

  工藤停下单车,悄悄的走进树林,看到一个高大的男子背对自己正在殴打一
名少女。

  少女浑身血迹斑斑,双手貌似被什幺东西捆住,正躺在地上哭喊。

  「嘿嘿,让你跑,费了我这幺大力气,要给你点惩罚」说着男子居然拽着少
女的脚腕把她淩空拎起,然后拿起手中的棒球棍对着少女的下体猛插下去。

  「啊……」少女发出刺耳的惨叫,工藤借着月光看到被拎起的少女身材苗条,
皮肤白皙,年纪看起来15,6岁的样子。

  「可恶啊,这个猥琐男,如果我不救这个少女,他肯定要奸杀她了」一边想
着,他开始在身边寻找武器。

  他找到一块坚硬的石头,然后找準时机,对着男人的后脑就是一下。男人闷
哼了一声便栽倒在地。

  「喂,你还好吧,喂」少女紧闭着双眼,好像死了一样。他抱起少女,从男
子身上搜出钥匙,打开了少女的手铐。

  看着少女美丽的脸庞,身上仅穿了一个大号T恤,胸部吐出的形状和下体看
不到的地方诱惑无限。工藤的视线游走到盖着少女的下体的T恤,看到那裏已经
被血染红了。

  「喂,你叫什幺,家裏电话多少,我这就送你去医院!」意识到少女可能会
丧命的工藤顾不得欣赏美丽的风景,对着怀中的少女喊到。

  少女突然猛的抱住自己的脖子亲了过来「哎呀,这投怀送抱也太快了……」

  「不要送我去医院,把我带回家,不要让我照到太阳」少女在他耳边耳语。

  「是……」工藤嘴巴弯成月牙,流着口水说到。

           8月10日尾崎的私人住宅

  「你终于醒了,医生」

  「啊……是山本吗,我……」回想着自己记忆中最后的事「那个小贱人跑了
是吗?」

  「是的,有人救走了他,不过我已经通知村民们了,大家已经开始追捕她了」

  「可恶啊,一定要把她捉回来,我要拔掉她的尖牙,砍掉她的手脚,把她改
造成肉便器!这个可恶的贱人!」

  「嘿嘿,医生我很同意你的看法哦,像她那样的身体就应该是咱们发洩的工
具,手脚什幺的都砍掉就可以安心的玩了」

  「还好我有从她身上提取的血液样本可以研究,如果你们这次找到她,甯可
打死她也不能让他跑了,知道吗」

  「等我的研究成功了,女人要多少有多少,所以绝对不能让外界知道咱们的
事,杀了她,还可以寄希望于这些样本。」

  「放心吧,医生,对了,之前说抓那个叫沙子的,有线索了,不过叛徒和尚
一直再保护她,我们下不了手啊,那个和尚用枪根本打不死呢。」

  「……静信吗,没想到他不但叛变了咱们还变成了尸鬼的保护者,你们只用
打伤他,收集他的血给我就可以。」

  「啊,知道了,我这就去办。」说完,山本离开了。

  盯着小惠的血液样本,医生心裏想着「小惠,我一定要让你变成我的最好的
性玩具,性奴隶,绝不会让你跑掉的!!」